FC2ブログ

弱い私だから

個人妄想有 日常點滴有 J禁BL也有 敬請慎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novel] 罌粟(4 完)

我只是突然發現我忘記這一回了(囧)
日子一天一天過下去,瀧澤和翼的感情卻越來越好。翼的個性本來就像個孩子,而瀧澤遇上翼也會當機,被翼氣得大吼大叫形象盡失,卻又好像挺甘之如飴的;翼也常喜歡三不五時就往瀧澤家跑,熟了之後翼也逐漸囂張起來,總愛把瀧澤家裡弄得一團糟,瀧澤用說的說不動,最後還是自己動手打掃比較快;兩個人也很喜歡打打鬧鬧玩些無聊的遊戲,生活上的吵架拌嘴是家常便飯,有時候兩人親密的程度連旁人都覺得詫異。

翼在工作的時候看起來也開心跟有勁得多,瀧澤更不用說了,只要有機會他更是拼了命的搞笑,不管是誰,看起來都很開心的樣子。許多事情都逐漸在改變,唯一沒變的,大概就是翼的天然。翼依舊迷糊、愛忘東忘西,但是他比以前更愛笑,也更會真心的笑。

如果可以,瀧澤真希望,能一直這樣開心的過下去。

然而有些變化來得太快,總是殺他們個措手不及。

「……出道?」

瀧澤微張著嘴,神色愕然。

「嗯,你也是時候出道了,前前後後也都跟你提了兩三年,再不出道會很糟糕喔YOU。」

社長的語調相當雲淡風輕,瀧澤卻覺得心頭有千斤重的大石頭壓著,一股沉重的壓力驀然降臨,他,還不想結束這一切。

「還是覺得……要我一個人出道嗎?」

「不好嗎?你好像一直很憧憬團體出道呢,但是現在並找不到合適的人選好與你搭配,我認為你自己一人也會做得很好。」

「請社長再讓我考慮看看……」

「再考慮下去,就沒機會囉。」

猛一抬頭,社長的眼睛裡有閃光。瀧澤突然想起了一個他怎麼樣也忘不掉的名字,小原裕貴。

他跟小原不一樣,他沒有任何專業知識,他不能就這樣放棄。

「我知道了……那,今井君也是一樣嗎?」

「是啊,都不知道你們倆搞什麼鬼。」

社長笑著,擺擺手示意瀧澤可以出去了。瀧澤朝社長點點頭,踏出去的每一步,皆是沉重。

他不想這麼快結束歡樂的日子,如果出道,會有更多更多的壓力會朝他席捲而來,他沒有把握自己可以做得好。等等……翼,也是一樣的吧。忍不住打了電話給翼,電話另一頭翼的聲音更顯無奈:

「社長又找你談了?」

「嗯。」

「你怎麼回答?」

「你又怎麼回答?」

話筒的兩端互相沉默了一下,瀧澤決定他要先打破沉默:「我現在去找你。」

見了面,仍是相對無語。

「我還是跟以前一樣,跟社長說我再考慮看看。」

瀧澤先打開話題,不知道為什麼,翼對出道有些抗拒,態度也更為消極。

「我也是……」翼把眼光放得悠悠遠遠,「我不想一個人出道。」

「那你,」瀧澤特意清了清喉嚨: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出道?」

翼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著瀧澤。宛如看到了毒蛇猛獸一般,翼不敢相信瀧澤會說出這樣的話。「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我也不想單獨出道,可是想來想去,我想不到還有誰……」

「我會拖累你的!」

「你不會!雖然……雖然我們個性不算合得來,又老是愛吵架,但是你身上有著我沒有的東西,你不會拖累我的。」

翼依舊張大了眼,好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瀧澤秀明,你一定是瘋了。」

「今井翼,我現在是很認真的在跟你商量耶!」

翼的眼睛轉了轉,「可是很奇怪……為什麼是我?」

「沒什麼為什麼……」瀧澤似乎不打算說清楚,卻不得不在翼的眼神下軟化。

「我只是覺得,不能拋下你。」

當年裕貴的事件仍歷歷在目,翼緊抿了唇,眼前這個男人,怎麼好像……好像一直都在為他著想。可是……可是……翼突然起身,急忙往自己家的方向奔去。瀧澤還一時反應不過來,沒有多想,也趕緊追了上去。翼的氣息很亂、很慌,雖然平常翼也沒冷靜到哪裡去,但他還是覺得翼比平常慌張個一百倍。

怎麼會是這樣子?

「翼!」

瀧澤拉住了前面那個亟欲擺脫掉他的人,想不到翼反應很大的把他推開,「你走開啦,少來煩我!」

「今井翼你在發什麼神經?!」

面對翼突如其來的任性,瀧澤不免也動氣了。「跟我一起出道是有這麼痛苦是不是?!」

「你知不知道我站在你身邊壓力很大啊!」翼發洩似的大吼,這是瀧澤始料未及的反應。「而且我……我不想……我還不想……我最想一起出道的人是……是……」

瀧澤安靜了,並且長長的嘆息。這嘆息哀怨,而且幽長,是一股最深沉的悲哀。他又怎麼會不知道,翼這些年來,始終都掛念著那個人?
這聲嘆息成功的震懾住翼,他沒料到瀧澤會是這樣的反應。瀧澤抬起陰鬱的一雙眼,哀求般的,用眼神緊緊攫住翼:

「你……就不能看看我嗎?看著我,有這麼難嗎?」

他想問的是,愛我,有這麼難嗎?

瀧澤再一次為自己的想法而戰慄,是在什麼時候,他對翼有了這麼深厚的情感?是不是翼大剌剌在他家的時候、是不是翼愛在半夜向他撒嬌叫瀧澤帶她出去吃宵夜的時候、是不是翼在消沉時打電話給他叫他載翼去海邊散心的時候……

是不是從一開始,瀧澤就陷入了一個名為翼的泥沼,再也無法自拔?
翼是罌粟,美麗清雅,卻能製成麻痹人心的毒。

恐怖的是,你是什麼時候上癮的,你都渾然不知。

這毒很容易就潛藏進你的血液,等到你發現的時候,怎麼樣戒,也戒不掉。

你只能不斷的、大量的吸食,你離不開他。

有什麼比你離不開一個不愛你的人更悲哀?!

瀧澤深吸一口氣,眼角也滑出了淚。翼見狀,眉心鎖得緊緊,心情也愈發沉重。他不知道,原來瀧澤這麼在乎他。可是怎麼在不知不覺,他早已習慣了瀧澤……

習慣了瀧澤的好、習慣了瀧澤的冷漠、習慣了他和瀧澤的吵吵鬧鬧……

可是他不想要,他和瀧澤之間只是習慣。

他害怕他會傷害瀧澤。

「翼……」

瀧澤的眼神憂傷,卻真誠。

「請你給我一個機會,讓我照顧你。我不會放心讓你一個人出道,我現在是以一個好朋友的身分在懇求你,我真的,沒有辦法拋下你……」

翼仍然沉默,就在瀧澤已經接近放棄絕望之前,翼卻有了動作。他走向前,緩緩的、哀愁的,並把頭俯在瀧澤肩膀上。瀧澤的心臟被深深觸動,很久以前,他們也曾有過相同的舉動。翼的小臉開始在瀧澤頸旁廝磨,輕輕的、軟軟的,若即若離的。瀧澤把手按到心房上,他第一次,感受到愛情在他心臟的跳動。

後來他們一起去向事務所請命,事務所也同意了兩人的出道。儘管有陣子一壓力大到天天在哭,但瀧澤始終都溫柔的陪著他,他們也共同攜手努力,要讓雙方的歌迷都認同瀧與翼的存在。

他們想讓大家知道,他們雖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個體,卻是一體同心。

瀧澤也花了非常長的時間去追求翼,翼卻只想先把重心放在事業上,導致瀧澤都只能默默付出;但是等待終究有了結果,當有翼的歌迷握住瀧澤的手,請他好好照顧翼的時候,瀧澤心中有說不出的感動。翼的歌迷認同他了,他的歌迷當然也是。屬於T&T的放式越來越多,儘管他們銷售成績總不甚亮眼,但一旦喜歡上他們,就是死忠的歌迷,怎麼也不會變心。

他們找到了,屬於他們的驕傲。

最後,最後的最後,經過長久的追求與等待,翼終於有一天對瀧澤綻開如花一般的笑靨,並主動吻上他。

瀧澤知道,儘管翼是一株有毒的罌粟,他也甘願一輩子中毒。

因為翼是翼,他認識越久,就越愛越深越無法自拔的翼。

故事的最後,當翼極其眷戀的枕在瀧澤的臂彎,瀧澤忽然想起,他們第一見面的時候。已經十年了呢。好笑的是,那時候很不喜歡翼呢!現在卻是一生中最鍾愛的人,命運真叫人覺得不可思議。而美好的是,翼終於也喜歡上他。

多好,他們的故事仍在繼續,他們的愛情就算再過十年,仍新。

因為這是他們的愛情。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07/11/19(月) 02:10:36|
  2. J家小說區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那須翼 | ホーム | J放真是無所不在>>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hinkthink1225.blog12.fc2.com/tb.php/520-0a5a1e0d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