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弱い私だから

個人妄想有 日常點滴有 J禁BL也有 敬請慎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novel] 記憶裂痕(1)

架空文 結局不樂觀 文筆奇差 拒絕草人插針 也拒絕鞭打草人 感恩XD


「小朋友們,今天給你們介紹一個新夥伴喔!」

幼稚園的教室裡,女老師笑咪咪的牽著一個小娃兒,並把那小娃兒往前推:「他叫做今井翼,從今天開始就跟我們一起上課,大家都要跟翼做好朋友唷!」

「好──」

童稚的聲音在教室內此起彼落,面對同年齡的小朋友的熱情,小娃兒卻突然嘴一癟,抱住老師的大腿大哭:「嗚……哇……媽媽!我要媽媽!」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狀況老師也傻住了,只得不停拍著小娃兒的背安撫著他,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卻見一群小朋友中有個小孩站了起來,走到小娃兒面前,拉拉小娃兒的圍兜兜:

「你不要哭,我請你吃糖果好不好?」

小娃兒止住了淚,因為這個見義勇為的小朋友,長得好漂亮。漂亮小孩拿出一顆糖果,放在小娃兒的手掌心,小娃兒瞪著那顆糖果,又看看漂亮小孩,不知怎麼地臉紅了,更躲到老師的身後去。老師見狀鬆了一口氣,向漂亮小孩點點頭,讚許他做得好。漂亮小孩沒怎麼笑,眼神一直跟著小娃兒,更向愛哭娃兒伸出了手:「走!我們一起去玩!」

走!我們一起去玩!

很多年後,當年的漂亮小孩仍清楚的記得,愛哭娃兒的手,拉著他的手的那一瞬間。

※※※

十五年後

※※※

「報告。」

「……插班生是比較辛苦一點,但是你在之前的學校成績不錯,相信你一定跟得上才是……」

瀧澤秀明見喊了報告,叫他跑腿的教授卻理都不理他,只顧著跟旁邊的人喋喋不休;瀧澤斜著眼,插班生啊?難得呢。

「教授。」

瀧澤沒什麼禮貌的上前打斷了兩人的談話,教授推推眼鏡,「啊,是瀧澤啊。」

「這是班上全部的報告,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先走了。」

瀧澤冷冷的放下報告轉身就要走,卻意外的被叫住:

「瀧澤!」

瀧澤回頭,不明白教授還有什麼事。

「這是新來的插班生,你如果有空就帶他認識認識環境吧,他剛從國外回來,很多事情都還不熟悉,你就多幫他一些,知道嗎?」

真是……瀧澤心裡埋怨著,這個教授真是會給他沒事找事做。不地將眼光調向那個無辜的插班生,這時,他才看清了那人的面容──

「你好,我叫今井翼,還請多多指教。」

那人向他伸出了手,面帶微笑。而瀧澤,卻在那一瞬間獃住了,並且立即有了想哭的衝動。今井翼微偏著頭,一張小臉上有了困惑:「請問……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啊?」

不,沒有,我們沒有見過。

瀧澤雙手掩面,哭泣了。

※※※

瀧澤沒有帶今井認識環境,反而是倉卒的逃離現場,留下一臉錯愕的教授跟今井。翼,回來了。他傷好,回來了。

回來了。

『……是啊……翼的恢復情形不錯,身體都好了,就只是……就只是……』

就只是把什麼都忘了。

去年,他還跟今井家通過電話,阿姨是這樣回答他的。忘了,也好,就可以不用面對不開心的事。那個時候,他這樣回答。

就可以不用背負痛苦的回憶……

這幾年,瀧澤一直都好想,好想跟翼一樣,什麼都不記得,那該有多好。

『秀明啊,是我們家翼不好,拖累了你……』

沒的,沒的事。反而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翼也不會這樣。

『最近他一直吵著要回日本,我想……他也許……』

不要。不要讓翼回來。那個時候,瀧澤跌跪在地上,握著電話,痛哭失聲。不要,不要讓翼回來。萬一……再發生一次那種事……他沒有把握,還能再救翼一次。

翼曾經差點被他害死。

他是道世家的繼承人。

翼以前是他最好的朋友。

在過去。

※※※

「翼回來了?!」

龜梨和也驚訝的,對著瀧澤驚呼。瀧澤抽了一口煙,沉重的點頭。

「你要跟他相認嗎?」

「你瘋了是不是?難道四年前的事情還要再一次嗎?!」

瀧澤大吼,龜梨有些愣住,便開始沉默不發一語。總是這樣,翼在瀧澤的心裡,永遠都是第一順位。從小,他跟著瀧澤今井一起長大,在瀧澤眼中,除了今井翼,別人全都是個屁。

翼啊,你憑什麼呢?

「但,你不可能一直這樣逃避下去吧。」

龜梨直視著瀧澤,逼得瀧澤不得不面對他:「既然翼回來了,他就有可能想起一切。其實他想起來也沒什麼不好不是嗎?畢竟你們曾經感情這麼好……」

「不可以!」瀧澤猛然起身,泛紅的眼眶裡有著血絲:「絕對不可以……翼就是因為太害怕才忘了……所以絕對不可以……」

「那,你就讓他永遠忘了你吧。」

龜梨也起身,態度冷然:「永遠也不要讓他想起你曾經是他的誰。」
永遠……也不要想起嗎?

他不會想起來的。

曾經美好的、苦澀的、豐甜的、尖銳的回憶,翼都不會再想起來了。在翼徹底忘了他的那一刻,瀧澤的人生也隨之消逝。還有什麼意義呢?都只不過是夢一場。不被翼記得,他的人生就沒有意義。

龜梨大概永遠也無法理解,自我世界崩塌時,那種毀滅的心情。

※※※

「請問,你是瀧澤君嗎?」

面對那張笑吟吟的臉,瀧澤卻怎麼樣也笑不出來。隨便點了頭,瀧澤以一種極差的臉色,用力的抗拒著今井翼。

「那個……請問我們真的沒有在哪裡見過面嗎?」翼有些扭赧地:「我真的覺得在哪裡見過你……」

「聽說──」

瀧澤的語氣尖銳,一點也沒有轉圜的餘地:「你只有最近這幾年的記憶吧?我不知道你為了什麼失憶,我也不管你想不想記起什麼,但是如果你為了恢復記憶而來纏我,很抱歉,我會覺得你很煩。」

翼愣在原地,好半晌,都說不出話。

瀧澤眼光一闇,從口袋掏出一根煙,點燃:「我最討厭莫名其妙就要去幫人家什麼忙,你跟我也沒有任何關係,所以拜託你不要出現在我面前了。」

翼的頭略略偏過一旁,似乎相當疑惑,又相當受到羞辱似的。瀧澤狠狠地猛吸了一口煙,卻被嗆得出淚來。良久,翼才緩緩地轉過頭,一點也不畏懼的:

「那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為什麼這麼討厭我?」

不為什麼,你看起來就是令人討厭。

連瀧澤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以那麼輕蔑的表情把口中的香煙吐到今井翼臉上,而翼的表情看起來不只驚嚇,更有著不敢置信。
討厭他吧。連瀧澤自己也厭惡起自己。是不是太過火了?他已經無法考慮這麼多。他只知道,他最好最好,離翼遠遠的,是最好。翼可以好好地繼續過下去,只要沒有他的話。

如瀧澤所願,翼從那次之後再也沒有靠近過他。看著翼與其他人笑得開心的模樣,瀧澤卻選擇把自己武裝起來,態度比以往更冷淡。班上討厭他的人本就不少,又加上他莫名其妙地就對新來的插班生發脾氣,惹得他在班上更討人厭。雖說大學個人的生活都是自由的,但是對於太特立獨行的傢伙,不管是誰都不會客氣。但是又有什麼辦法呢?他可是道的接班人哪!

「瀧澤君。」

瀧澤連頭都懶得轉,因為他只要聽聲音就知道是誰。既然知道是翼,他就不想跟翼多有接觸。但是瀧澤這種近乎歇斯底里的敵意深深讓翼感到困擾,好比說現在,他連收個作業都很麻煩。

「瀧澤君,上週的報告。」

「我交給老師了。」

「你──」

「沒事了吧?滾吧。」

瀧澤始終都沒把頭轉過來面對翼,翼卻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竟然氣得把所有的作業全部砸向瀧澤的身上──

「瀧澤秀明!你不要太過分了!」

瀧澤這下總算肯正視翼了,翼氣得全身發抖,就連以前,瀧澤也沒見過翼這麼生氣的樣子。班上的其他人也都呆愣住了,明明該是吵鬧的休息時間,班上卻沒有一個人敢動,甚至連一點點聲音都沒有。

今井翼是哪來的勇氣?他怎麼敢惹瀧澤啊!聽說瀧澤在高中的時候曾經赤手空拳將一個大他五歲的成年人打個半死,而且這樣還不夠,他還等人傷好得差不多的時候居然派人暗算,讓那個人好不容易接合的手骨腳骨又斷了一次,這樣心狠手辣的人,今井翼不怕死嗎?!

不料,瀧澤卻完全沒有要動怒的意思,他只是再一次地,從翼面前逃開了。


(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07/11/27(火) 13:40:17|
  2. J家小說區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如果說到狗的話 | ホーム | 瀧翼愛的A~Z!這是永久保存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hinkthink1225.blog12.fc2.com/tb.php/523-19d8fe7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