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い私だから

個人妄想有 日常點滴有 J禁BL也有 敬請慎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novel] 陪我回家(1)

因為有加新東西所以重發
之前的連帶回覆已經刪掉了 實屬抱歉
希望之前有留言的大大不要殺我>"<

還有就是希望月底我可以結束它XDDDD
最討厭下雨天了。

瞪著眼前越來越大的雨滴,我站在騎樓下,束手無策。

無奈的蹲下身,不經意地從玻璃的反射瞥見被映照出的自己。扯扯衣領、拉拉頭髮,怎麼看,都只是一個平凡的高中生而已。不像一般時下的高中生那樣會打扮、走在流行的尖端,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高中男生。

今井翼,這是我的名字。

我很喜歡這個名字,我認為有一天我一定可以展翅翱翔。

只不過……到目前為止,我的翅膀還沒長出來就是了。

下雨天真的很叫人煩悶呢。

望著似乎不肯停歇的雨勢,難道今天又要淋雨回家了?唉……那麼媽又要碎碎念了啦。我只是不喜歡帶傘啊……我也知道最近雨季來臨書包裡應該放著傘,但是我就是不喜歡帶嘛。為什麼?不為什麼……純粹只是因為懶……不覺得帶傘很累嗎?我喜歡撐著傘在雨中漫步,但不代表我喜歡一整天都帶著一把傘跑來跑去;嗯?市面上不是有很多輕便的傘?拜託,我是個男生耶,帶那些傘能看嗎?啊?透明傘?不用摺疊的?嗯,還是很女生啦。反正、反正,我的結論就是我不喜歡帶傘啦~~所以最近天天幾乎都得淋雨上下課,很苦悶呢。

真的,很苦悶呢。

雨滴滴答答落在屋簷上,我抬頭望著天,那人,應該是不會出現吧。

「哈囉。」

我怔住了,真的假的?!我還是蹲在地上,頭往上望,以一種很可笑的姿勢看著那個撐著傘一臉輕鬆自在的不速之客。

「你又沒帶傘囉。」

那人狹促的笑,我的臉漲紅,我的事怎麼需要這個人來管?

「一起走吧。」

那人還是笑,我垂下眼廉,對著他伸出的手,假裝心不甘情不願的握緊。

天知道其實我在意的很~~~~~~~~~~~~~~~~~~~~~~~~~~~~~~~~~~~~~~

走在那人身邊,因為我比較高,所以我負責撐傘。這沒什麼不好,但我總覺得這人會這麼好心讓我一起撐傘就是因為這個原因。看他一派悠的看著街景,我怎麼想,都覺得自己剛剛那樣蹲著以痴呆的眼神看著他是件很蠢的事。

他看起來很輕鬆,但我卻緊張的要死。我緊握著傘,左思右想就是想不到該跟他開什麼話題。一顆心撲通撲通地跳著,我真的真的很緊張。

咦?難道現在在我身邊的是一個可愛的女生?嘛,很可惜的,不是。偷瞄一眼旁邊的「他」,嗯,對啦,是「他」,有校草之稱的,瀧澤秀明。

至於我為什麼會對一個男孩這麼在意還心跳不已?這就要怪他啊!沒事長那麼俊美幹嘛,認識瀧澤是在我剛轉學進這個學校的時候,一樣是雨天,我一樣沒帶傘,而他這個翩翩美少年,竟然對著在校門口躲雨的我說:

「你,要不要一起回家?」

結果很無可救藥的,我竟然就這麼被他迷住了。說我迷戀也好、喜歡也好,我發現我的目光總是不自覺的追著他,又巧瀧澤也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天生就像會發光似的,不管作什麼都很有傾倒眾生的力量,而我,也是那茫茫人海中的一個。

我也不知道我們為什麼就此熟稔……不對,我碰見他的時候總是開不了口跟他說話,所以不能算熟稔……好啦,我也不知道我們為什麼就這樣認識了,平常在學校裡見到了,也只是點頭打個招呼,就像他其他的普通朋友一樣,更何況我跟他的關係,了不起最多只能算是同學吧。

不過後來我發現,我跟他家只不過隔了幾條巷子。

我是第一次這麼感謝老天爺讓我住到這麼棒的地方,雖然在搬家之前我一直嫌東嫌西。也因為如此,漸漸地,我跟他會一起回家,尤其在雨天更是如此。但是我們從來都沒事先說好,總是在回家路上碰上了,才會一起走。所以偶爾會發生我先走或他先走的情形,這時我就會恨起我跟他不同班。

「翼、翼!」

「嗯?」

愣愣的回過神,才發現瀧澤正略帶埋怨的瞪著我:「你想什麼?我叫了你很多聲耶。」

「對不起嘛,我沒聽到……」

我越講越小聲,因為恍神是我的專長,尤其在他身邊。

「算了啦。欸,等天氣好一點,我們一起去打球吧!最近下雨下得身體都快發霉了!」

「唔,好啊……」

「你怎麼聽起來很不情願一樣?」

「沒有沒有沒有……」

我只是怕我會流鼻血。瀧澤啊瀧澤,你難道不知道什麼叫誘惑嗎?

「好啦!我家到了,我先進去啦。」

瀧澤說著,一個箭步就往他家裡面衝,但是……但是……他的傘還在我手上耶!

「傘啊,你明天再拿給我,記得,別再忘記帶傘了!」瀧澤向我揮揮手,我只是呆呆的,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傻笑。

一個人獨自撐著傘,慢慢地踱步回家。即使是如此,也是幸福。因為那傘上,有瀧澤獨特的味道。

我討厭下雨天,但我喜歡雨天的味道。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能這麼親暱的叫我翼,就像是天經地義的自然定律一樣,很自然而然的,他直接跳過「今井君」,而呼喚我的名字。

我是受寵若驚的。

但是面對他的親近跟好意,我卻懦弱、也膽怯。我只敢規規矩矩的叫他「瀧澤」,他也不甚在意。我們之間像是有一道無形的牆,我手只敢撫在牆上,卻連打破跨越的勇氣都沒有。因為我知道我是如此平凡,跟總是閃閃發光的瀧澤不一樣,我只要能遠遠地的看著他的背影,我業已心滿意足。

是的,我已經滿足了。

***

「翼!」

早上在他家門口等了許久,才見瀧澤慢條斯理的從他家出來,看到我瀧澤臉上掛起了令人眩目的笑容,明明是陰天呢,我卻好像見到太陽那樣,不自覺地瞇起眼。

「你、你很悠嘛!都不怕遲到的嗎?」

「怕啊,但我覺得你會陪我。」

「臭屁……要不是要還你傘,我才不會……」在你家門口站岡咧。

「哦?謝啦~~喂,那你自己有沒有帶傘啊?」

……???

我愣了三秒,才想到我居然真的只顧著要還瀧澤傘,自己的傘還是忘記帶……

「真是受不了你耶。」瀧澤又笑了,大眼裡飽含著笑意,主動走到我身旁,仍然自然的:「那放學記得等我一下啊,我們再一起回家吧。乾脆我傘送你算了,老是忘記帶。」

「你送我我還是不會記得帶啊……」

我小聲地嘀咕,他卻聽見了,並爽朗的大笑。我搔搔頭,他已先跨步往前走了,我略慢他半步,雖然還是碎碎念著,臉上卻有洋溢著幸福的微笑。這能不能當做,是他對我獨特的溫柔?如果他真的把傘送我,恐怕我會當作珍寶一樣供奉起來,連用都不會用。這樣單純的暗戀,單純的幸福,也在我心頭盪漾。

一路上我們並沒有聊什麼,在他身邊我實在會太緊張,又尤其他有事沒事還是會吐槽我個一兩句,我更是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講話了。但是在他身邊就是有一種安心感,讓我就算沒說太多話,也不顯得尷尬。

「最近雨真是下不停呢……」

瀧澤突然沒頭沒腦的蹦出這麼一句,我歪著頭,跟著附和。「是啊,下的很煩。」

「你討厭下雨天?」瀧澤倒是好奇了。「我以為你是喜歡淋雨,才不帶傘咧。」

我皺皺鼻子,「哪是啊?相反的我最討厭下雨天了。不覺得下雨很煩嗎?到處都濕答答的很不舒服!而且還……哇啦哇啦……」

我劈哩叭啦講了一大堆,瀧澤只是安靜的在旁邊聽著。我講到口乾舌燥,頓了頓,「所以結論是,我討厭下雨。」

瀧澤輕聲笑了起來,「你還真是個怪人。」

什麼嘛。我在心底扮了個鬼臉,我才不是呢。到了校門口,瀧澤朝我揮一揮手,「記得放學等我啊,還有……」

我看著瀧澤欲言又止的模樣,滿臉疑惑。只見瀧澤不自然的看向遠方,用極小的聲量說:

「我卻很喜歡下雨天喔。」

什麼東西呀?我呆楞在原地,瀧澤只是又向我揮揮手就走了。瀧澤喜歡下雨天嗎?那麼,我不要討厭下雨天好了。

但是我更喜歡的,是你臉上的晴天。因為你,才是我生命中的太陽。

***

當雨季逐漸過去,我本來以為跟瀧澤一起回家的理由已經消失,但我們兩人卻已經養成一種莫名的默契,我們總是會在回家的路上碰到,我總是會羞澀的微笑一下,他總是會開朗的向我打招呼。
我喜歡這種感覺。

隨著陽光的出現,我的心情也越來越開朗,跟瀧澤也越來越熟,能聊的話題也越來越多,雖然我跟他的個性興趣完全不一樣。他喜歡摔角,我喜歡棒球;他不愛打電動,我愛在電視前跟人廝殺一整晚;他甚至連電視也不怎麼看,我卻沒有電視的聲音就不習慣。但是我很努力的去了解他所喜歡的一切,也很努力的讓他了解我所喜歡的一切。沒有為什麼,我只是覺得,這樣或許能讓我們彼此近一點。

或許,能更像朋友一點。

面對他,我還是拘謹的,有時候連我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在害怕什麼。這種心情我只能對宛如兄弟一樣的裕貴說,但那小子總只是帶著一臉憐憫對著我搖搖頭。唉,他以為我喜歡啊?但是……但是……我只想跟瀧澤做朋友,只要做朋友就可以了,我不貪心。

你要一個男的,怎麼去喜歡另外一個男的呢?

所以我總是裹足不前,所以我總是自我設限。

只因為我害怕,怕最終連朋友都做不成。

然而我卻恨透了這樣的自己。

「你這樣不行啊。」

裕貴手撐著腮,一臉無聊的瞪著我,甚至還打了一個呵欠。

「大哥!」我食指指著裕貴的鼻頭:「你能不能誠懇一點?兄弟有難耶!」

「少來,你這樣婆婆媽媽的煩死人了,」裕貴換了一隻手,大到足以夾死蚊子的眼睛又迅速眨了兩下:

「根本就沒有男人的氣魄,喜歡就講啊!不喜歡你那是另外一回事嘛!會因此而跟你斷絕來往的人也不值得你喜歡啦!都不知道聽你唸過幾百次了,瀧澤有身上有幾根毛搞不好我記的都比你還清楚。雖然你的個性是害羞內向沒錯,但是身為一個男人就要有承擔一切後果的勇氣!拿出你的魄力,去告白吧!」

我瞠目結舌的,小原裕貴你現在是在幹嘛?演講嗎?

「喂,你沒事吧?你怪怪的!」

裕貴只是看著我,好像要說什麼,卻又擺擺手不說了。我跟裕貴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他一直都像哥哥一樣地照顧我,我要搬家的時候我們的確還依依不捨過一陣子,誰知道過沒多久他爸媽因為出國的關係竟然把他丟到我家就跑了,也因為他還要再回家的關係並沒有跟我轉到同一間學校,這大概可以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要知道這傢伙跟個管家婆一樣,比我媽媽還要會唸,要不是我實在很想找個發洩管道,要不然瀧澤的事情我也不會跟他說。不過裕貴也是唯一知情的人,他嘴巴倒是緊得很咧。

「反正我覺得你還是要講啦!憋在心裡面不會很難受嗎?」

「我想啊!可是瀧澤怎麼可能會看上我嘛……」

我在嘴裡咕噥著,裕貴又瞪了我一眼,

「沒志氣!跟你講過多少次要有自信一點!你很好啊!又帥又可愛又會跳舞又會彈琴又任性又膽小又愛撒嬌又……」

「停!」我揍向裕貴的肚子,好氣又好笑的:「你是誇獎我還是在損我啊!」

「當然是在誇獎你啊!你啊!就算有一百個缺點只要你的貓臉一笑就足以抵過一切。」

「真的嗎?」我的笑容這麼有魅力?

「你難道自己都沒察覺到嗎?」

裕貴臉上掛著邪笑逐步逼近我,意圖把我撲倒在沙發上,只不過我腳一踹,裕貴又哀嚎著退到他原本坐的座位上:「翼!你幹嘛啦!又是揍我又是踹我,我跟你有仇啊~~」

「是沒有,但我怕你侵犯我。」我又踹了他兩下,反正裕貴也不敢對我怎麼樣。

「鬼才要侵犯你啦!唉~~我可憐歹命喔!」

裕貴隨手抽起兩張面紙作勢擦眼淚,我忍不住噗哧一笑,裕貴這傢伙真的很寶。「好啦好啦,隨便你啦~~」

「不過說正經的。」裕貴突然又把面紙一甩,換上異常認真的面孔:「你真的不打算跟瀧澤告白嗎?」

我一時語塞,忽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裕貴了。低下頭,我嘴角浮起淺淺的笑意:「嗯。我想……還是這樣就好。就好。」

裕貴呶呶嘴,對我的話很不以為然。我閉上眼,我知道我在做什麼。
裕貴不會知道,單單是在遠處看著那個人笑,對我來說就是莫大的幸福;我並不祈求我與瀧澤能夠有多親近,但是只要瀧澤願意喚著我的名、甚至對我笑一笑,我便再無所求。真的,只要這樣就夠了。

就夠了。

但是我卻不知道,我的故步自封跟自作聰明,卻將我和瀧澤的距離推至最遠,就像兩條線交叉之後逐漸遠離,直到線化作為點,點和點之間,再也沒有任何聯繫。

而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08/01/18(金) 01:02:49|
  2. J家小說區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novel] 陪我回家(2) | ホーム | 當心情不好的時候>>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hinkthink1225.blog12.fc2.com/tb.php/534-202afcc0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