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弱い私だから

個人妄想有 日常點滴有 J禁BL也有 敬請慎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novel] 陪我回家(4)

忘記放到追記就會變成很壯觀的一篇|||||
不過這怎麼可能呢。

坐在舞台前方的觀眾席上,看著舞台上的人們爲著兩個月後的公演開始在做準備,忍不住,我深深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覺得無聊嗎?」

不知何時瀧澤已經走到我身邊坐下,並且拿了一罐咖啡給我。我嚇了一跳,立即危襟正坐,直視前方,根本不敢看瀧澤。瀧澤好似不是很在意,開了自己手上的咖啡喝了一口,卻微微皺眉。「這牌子的咖啡好難喝。」

咦?我愣愣地,瀧澤還是皺眉,並把我的咖啡收回去,「以後不買這牌的咖啡了,好苦。」

「真的嗎?」我又把咖啡拿回來,嘗試性的嚐了一口……「真的,好難喝。」

「對吧。」瀧澤向我聳聳肩,一臉無辜樣,卻讓我笑了。

「瀧澤,你好像都沒變耶。」

「是嗎?」

瀧澤摸摸自己的下巴:「沒有變得更帥喔?」

「我說你的個性啦。」

我笑得更開懷了,瀧澤從以前就是這付痞子樣,但是要是做起事情就很認真呢。像這次戲劇系的公演,他雖然受聘為導演,卻一點架子也沒有,但對於他認為需要改進的地方他又能明確的提出建議,我不難了解爲什麼戲劇系會長要堅持讓瀧澤來導戲。之前戲劇系的公演不是沒有讓外聘的老師導戲過,但是讓學生來當導演,今年卻是第一次。

聽說瀧澤唸的大學離我們學校也不遠,從大一開始就一直跟我們學校學生會有所接觸,兩校有許多共同合作的活動也是由瀧澤一手促成的,瀧澤這種風雲人物的特質,更加的發揚光大了。所以呀……我身子微微向左傾一些,下意識地想離瀧澤遠一點。跟這麼閃耀的人物在一起,我還是不習慣。大學生活裡我也熱衷於社團與課業活動,但也從不要求要特別突出,或當什麼領導人物。我但求做好我自己份內的事,站到最前頭去?拜託,那還不如一刀殺了我比較快。

所以我很佩服瀧澤,也就……更加不太敢接近瀧澤。

這麼閃耀的人物,我好像不應該跟他沾上邊。也無怪,櫻井翔聽到瀧澤跟我認識,會是那樣的驚訝了。想到自己由於抵抗不了瀧澤的目光,糊裡糊塗地答應了瀧澤舞台設計的工作,就讓我很想去撞牆。話說回來,這幾天跟瀧澤相處下來,瀧澤的態度一直都很自然,好像三年前我對他不曾刻意疏遠過,好像我們還是能夠一起談天說笑的好朋友。

他……他都不生氣的嗎?

「翼,你笑起來真的很好看耶。」

回過神,卻看見瀧澤很認真地研究我臉上的表情,驚得我立刻往後縮,很想當場找個地洞鑽下去。瀧澤依舊是那副不甚在意的表情,輕笑著:「好像很久都沒有看到你笑了。」

「是、是嗎?」廢話!我們都三、四年沒見面,你當然看不到我笑!
瀧澤還是笑,但是那笑,卻彷彿略有深意。

看得我都心驚膽戰了起來。

「翼,你晚上有事嗎?」

瀧澤盯著舞台上的人,一邊作手勢要人往右邊一點,一邊問我。我心下一驚,瀧澤要幹嘛?!

「沒、沒、沒有啊……」

「幹嘛那麼緊張啊。」瀧澤笑得更開心:「我又不會把你吃了。欸、晚上,我們一起去吃個飯吧。」

「吃、吃飯?」我還是結結巴巴的,吃飯?瀧澤?跟我?!

「嗯啊,我們這麼久沒見面,現在好不容易又見面了,一直都很想找個時間跟你敘敘舊。」瀧澤看向舞台的眼神中有滿意:「不好嗎?順便聊聊你要怎麼設計舞台。」

「喔、好、好啊。」

糟──糕──!我怎麼會口吃啦!我就不能在瀧澤面前表現的更自然一點嗎?而且……而且……快找一面牆來撞的我現在的心情實在是欲哭無淚,爲什麼、爲什麼我又毫不抵抗的就答應瀧澤的邀約啊~~今井翼!你還受不夠教訓是不是?!

「喂,翼,你還好吧?」

瀧澤拍拍我的肩膀,我卻更想去跳樓了。今井翼!冷靜!冷靜下來!瀧澤……瀧澤只不過是要跟一個老朋友敘舊,自己不要想太多了!連續深呼吸了好幾口氣,我才漸漸冷靜下來,尷尬的跟瀧澤笑了笑:「我沒事啦。」

「真的嗎?」瀧澤又笑了,不知怎麼的,我覺得瀧澤的微笑總是讓我覺得……

心慌。

還有一點喘不過氣。

可能,我是說可能,可能也許應該,還有那麼一絲絲的心跳加速。

無奈的輕嘆,我就知道,我從來都沒有放下瀧澤過。

原來喜歡,是可以不受時間、與空間的限制。

原來喜歡上一個人,不是說忘,就可以忘得了的呀。

我終於明白了。

※※※

明白了就好過多了,我對瀧澤的態度也終於可以比較放鬆。

「喂!瀧澤!我還要啤酒!」

「你還喝啊!已經是第三瓶了耶!」

瀧澤坐在我對面大聲抗議著,手卻還是招來服務生:「不好意思!啤酒再給我們兩瓶!」

「難得有人請客啊。」

我笑嘻嘻的,頭卻感到有點暈。可以跟瀧澤這樣面對面吃飯,感覺好像在作夢,一場絢爛華美的夢。如果可以,我還真不願醒。本來,在還沒有碰見瀧澤跟那女孩在一起之前,我是認真的作過這樣能跟瀧澤一起吃飯的夢;但自從那一天,我的夢境破碎,任性自私又膽小的我,更是從此以後失去了作夢的能力。但是想不到,真想不到呀……有些微醺的,我偏著頭,望向瀧澤。

「你喔,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你。」瀧澤搖搖頭,很像老媽子在碎碎念:「你這幾年都是這樣的啊?不知節制。」

「才──沒有哩。」我擺擺手:「平常又沒人請我吃飯,這次當然要好好把握機會啊。」

「是嗎?」

瀧澤喝了一口啤酒,好像有話要說,卻還是沒說話。突然間我們都沉默了下來,我思索著,好不好問他,這些年我一直懸在心上的問題……

「翼。」

我正要開口呢,瀧澤卻早了我一步:「你……到現在,還是討厭雨天嗎?」

啊?我愣了一愣,「嗯……還是……還是算……討厭吧?」

「依舊不帶傘?」

「帶傘很麻煩的。」我臉上露出嫌惡的表情。

瀧澤怔了一會兒,隨即哈哈大笑:「哈哈哈……翼,你還真是一點都沒變。」

「你也是啊。」

我咕噥著,他以為他就有變得多成熟啊?

「沒變,也沒什麼不好。」他望著我,眼睛裡有閃光:「至少還是我熟悉的那個你。」

至少還是我熟悉的那個你。

於是,我也就滿足了。微笑著,垂下眼睫。「瀧澤,這幾年,你過得好嗎?」

「馬馬虎虎囉。」

瀧澤將手中的啤酒一飲而盡:「日子還不就那樣過。」

「你跟本川同學……我說你女朋友,你們……感情還不錯吧?」

「女朋友?」瀧澤瞪大了眼睛:「你說誰呀?」

「本川知華……就是以前高中,跟你同班的那個女生啊!」

我有些手足無措的,難、難道……瀧澤已經換過好幾任的女朋友了?!

瀧澤繼續睜著大眼,表情卻是十足的莫名其妙。「我什麼時候有女朋友了我怎麼都不知道?」

「咦?!」

「我也不知道爲什麼……」瀧澤搔搔頭,十分無奈的樣子:「爲什麼大家總認定我有女朋友啊?」

「沒、沒有嗎?!」

怎麼可能~~~~~~~~~~~~~~~~~~~~~~~~~~~~~~~~~~~~~~~~~~~~~~~~~~

「沒有啊……」

瀧澤看著我震驚的表情,更無奈了:「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至於你剛剛說高中跟我同班的那一個……我知道高中的時候大家都愛把我跟她湊成對,不過她什麼時候變成我女朋友的,我還真不知道。」

也、也就是說……

「這樣說起來你可能也不相信啦,不過從高中到現在,我都還沒有談過戀愛哩。」

我張大了嘴巴,「瀧澤,你是有病啊?」

「喂!」

「不是啊……」我狐疑的斜著眼盯著瀧澤,這怎麼可能嘛!瀧澤耶!那個萬人迷的瀧澤耶!不可能……不可能沒有人喜歡他的吧?

「這些年,遇不上能讓我動心的。」

瀧澤又呷了一口啤酒,「與其委屈隨便找個人交往,我寧可追求自己真正想要追求的。」

「那……高中的時候……你跟那個女生……」

「我跟她什麼都沒有,都是你們誤會啦。」

天……

此刻我簡直激動的想哭,也就是說,一切都是我想太多?!瀧澤並沒有跟那個女孩交往……只不過是個誤會……?!我的天哪!而我,竟然就因為一個誤會跟瀧澤斷絕來往了三年?!我重吐一口氣,老天爺啊,你怎能跟我開這樣的玩笑?!

「翼?」

瀧澤推推我的手臂,我實在又想笑、又想哭。不過就算是這樣……

我還是不敢跟瀧澤說我喜歡他。

但……那又怎麼樣呢?很突兀的,我忽然微笑了。就讓一切順其自然吧!三年前說不出口的,或許往後也不會說,但也總比沒有瀧澤的空白,要好得太多了。

就讓一切,重新開始。

「翼,你是不是真的喝醉啦。」

瀧澤有點擔憂的看著我,好像好多年前,我突然消失,他來找我時的表情。不,那時候的表情,好像還要再絕望、再悲傷一點,為什麼呢?回想過去的事情,我不禁覺得歉疚,道歉也就脫口而出:

「對不起……瀧澤,以前……很對不起。」

「幹嘛忽然道歉?」瀧澤不明白的望著我。

「就是……我們要升高三的時候……我……哎呀我不會說啦!」

我趴在桌上,不敢直視瀧澤。要我怎麼跟他說,我是因為嫉妒跟傷心呢?瀧澤大概會以為我瘋了吧……

「啊,你是說你那時候,突然間就不理我的事情嗎?」我微抬起頭,瀧澤手撐著下顎,似笑非笑的:「是啊,你真的要跟我道歉,那時候我可傷心了好一陣子呢。」

「咦?」傷心?

「莫名其妙被討厭,任誰心裡都會不好受吧。」

瀧澤彈了一下我的額頭:「拜託你以後不要再做這種事了。」

「對不起嘛……」

我揉揉額頭,瀧澤怎麼這麼會記仇啊……幾年了他還記得,心胸真不大。在心裡偷偷做個鬼臉,等等……那這次他來找我不是來翻舊帳的吧?!

「對了,要不要講講你當初會什麼會這樣。」瀧澤的臉逼近我:「這個疑問我放在心裡好多年了,困擾了我很久喔!」

欸?!

我嚇得直起身子,我就知道!這傢伙果然是來翻舊帳的啦~~所以他之前才會那樣整我?害我改圖改得要死……現在還要跟他一起工作,接受這傢伙的荼毒,我、我、我可不可以不幹啦?我就想瀧澤怎麼看起來像都不在意,這個小人~~

「怎樣,說來聽聽啊。」

「沒、沒、沒有啊……」

瀧澤瞄了我一眼,我全身的冷汗用毛巾擦都可以擰出一盆水了。突然瀧澤奸笑,用手指在我臉頰上戳戳戳:

「我知道了!是不是因為那時候我跟那女孩太好,你吃醋啊~~早說我就多點時間陪你啦,害羞什麼~~」

「神經病,才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氣急敗壞的揮開他的手,但是看瀧澤笑得那樣開懷,我想我臉上一定寫著「對就是你想的那樣」幾個大字,天哪~~~哪裡有坑啊?能不能借我躲一躲?

「我,我要走了啦!」

我猛地站起身,再講下去可能我會招架不住,把過去那青澀的感情以及愚蠢的心思全部抖出來,還是趕緊逃離瀧澤的視線範圍為妙,嗚……什麼舞台設計,什麼畢業公演,我不幹了啦……!

「翼──」

同樣的呼喚在我背後響起,我僵住,四年前的我沒有回頭,換來的是三年的離別以及心碎,那麼,這一次呢?

「翼。」

心跳聲中,我感覺有人拉住了我的手,緩緩回頭,我看見,瀧澤對我微笑:

「我送你回去。」

※※※

走在回程的路上,我有些喪氣的,怎麼每次瀧澤說什麼我都好啊?說送我回家我就給他送,真沒志氣!

好吧好吧好吧,其實我也在暗爽就是了。

「我們已經好久沒有這樣走在一起了吧。」

瀧澤深吸口氣,仰望著天空。「好懷念喔,唸高中的那段日子。」
我看著瀧澤優美的側臉,也微笑了。「真的很懷念呢。你高中畢業後,就搬出來住了嗎?」

「嗯,你不也是?回老家探聽過幾次,都沒聽到你的消息。」

「哇,你探聽我啊?」我嚇了一跳,瀧澤則斜瞟我一眼:

「不甘心啊,當初莫名其妙有人說不見就不見,我怎麼想都不甘心嘛。」

我聞言,也只能乾笑,瀧澤心胸真的很狹窄耶……我當初為什麼會喜歡上這一個這麼愛記仇的人啊……要、要不是當初瀧澤跟那女生走太近,我……我也不會誤會啊!而且……而且……我自己嘴扁了起來,就算沒有那女生,我可能還是會……啊~~~~都怪瀧澤啦!不要喜歡他不就都沒事了!越想越討厭自己的死心眼,更慘的是,這份情感,在再見到瀧澤之後,反而更濃烈了……唉。我在心裡面嘆口氣。今井翼,你真是沒用!

「幹嘛,又發呆?」

瀧澤用手肘推推我,「你愛發呆這一點也沒變耶,從以前到現在都是……你啊,真的很容易發呆耶,從第一次看到你開始就一直在發呆,走在你身邊的時候你也一直在發呆,有時候我在想我真的有這麼可怕嗎?因為我看你跟別人都不會這樣的……」

啊?

我詫異的,瀧澤好像還要說什麼,吸口氣,又重重的吐掉,連帶他原本要說的那些話:「算了,下次再說吧。」

什麼呀……我低下頭,專心研究自己的步伐,過了很久很久,還是理不清瀧澤那些話到底想表達什麼。好嘛好嘛,在你身邊我就是特別會恍神,行不行?

「不過真的是太好了呀,你跟以前都一樣。」

我轉過頭看著瀧澤,發現瀧澤也正看著我。「還是這樣子的你最讓人安心。」

我望進瀧澤的眼睛,亮的眼瞳映照出我的樣子,我看見自己成熟許多的臉龐,也看見瀧澤依然如舊的靈魂。你又何嘗不是呢?瀧澤。我輕笑,「你也一樣好不好,自大驕傲一點也沒變。」

「喂喂,我哪裡自大驕傲了?」

「全身上下。」

「今井翼!」

「啊!我家到了!」正當瀧澤想抓著我來揍的時候我趕緊跳開,三步併作兩步衝進門:「今天很謝謝你!」

「你真是……」

我笑嘻嘻的,瀧澤一臉沒辦法的表情真有趣!他看了看我住家四週的環境,最後才向我點點頭:「那我先走囉。」

「嗯……晚安。」

瀧澤揮了揮手,轉身就要離開。望著瀧澤的背影,我知道,我的心裡有不捨。忍不住,我出聲喚住了這一個,一直都讓我放不下的人:「瀧澤!」

「嗯?」

瀧澤回頭,我對他微笑。「下次來我家坐坐吧,下次換我請你。」

「好啊。」瀧澤沒有多加考慮,也對我微笑:「就這麼說定囉。」

我點頭,唇角上揚的弧度更加往上,以前總以為,再也沒有相見的可能,沒想到原來交錯過後的兩條線不是漸行漸遠,我、或是瀧澤一直都在,在點與點的這一頭與那一頭。



(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08/01/25(金) 00:30:09|
  2. J家小說區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遊戲是可以拿來惡搞的 | ホーム | [novel] 陪我回家(3)>>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hinkthink1225.blog12.fc2.com/tb.php/537-60188cd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