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い私だから

個人妄想有 日常點滴有 J禁BL也有 敬請慎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novel] 陪我回家(5)

明明是舊的東西硬是被我拖很長XD
不過就算我喜歡瀧澤,也不代表我就受得了瀧澤這死腦筋!

「我就說道具已經不可能再刪減了,是你說一定要這個數量的耶!」

「那你可以試著安排到別的地方啊!全部擠在一起演員要怎麼出場!」

「可是擺在那裡最適合啊!」

「但是演員無法出場的問題還是沒辦法解決!」

「唔──」

我怒視著瀧澤,瀧澤對我也是怒目相向,正在氣頭上的我跟瀧澤都沒發現旁人都不約而同嘆了一口氣,甚至已經有人放棄排練,自己做起拉筋的動作了。只見瀧澤寒著一張臉,繃著聲音吼道:「現場休息十五分鐘!」

啊──氣死我氣死我氣死我了!瀧澤的頭腦是鋼筋水泥做的啊!笨蛋笨蛋大笨蛋!要求這要求那,以為我是誰啊?意見這麼多全部給他去做好了啦!虧我昨天還熬夜到三更半夜,就是為了配合進度耶!沒想到他還給我嫌東嫌西,我沒拿著設計圖從瀧澤頭上敲下去就算對他不錯了!還在那邊跟我大小聲,瀧澤這個豬頭!笨蛋白痴不知變通!

「翼……」

「幹嘛啦!!!」

我怒氣沖沖的回頭,竟然是一臉受到驚嚇又十分為難的櫻井翔。「我、我、我只是來探班的……看來我來得好像不是時候……」

「知道就好,還不快滾?!」

我凶狠的瞪著櫻井翔,我都快被瀧澤秀明這塊石頭給煩死了,現在最好不要有任何人來惹我!

「是……我滾……T^T」

我繼續生著我的悶氣,任由櫻井爬著不知道找誰哭訴去了。我瞪著設計圖,隨著時間過去我也逐漸的冷靜下來,其實道具擺到其他地方也不是不可以……我抿著嘴,其實我仗著自己的專業,對瀧澤的眼光一直提出質疑,但是說到底,我也沒接過幾件大案子,要說對舞台的了解度,我的確是及不上瀧澤;而且瀧澤可是導演……我就這樣大聲反駁他會不會太不給他面子了?每個人就算有自己的想法,都是好好跟瀧澤溝通,有誰像我一樣跟他大聲吵的?越想越歉疚,在設計圖上拉了幾個圈,吐口氣,緊捏著設計圖,想要跟瀧澤道歉。才站起身呢,就發現瀧澤已經來到了我面前,手中也捏著設計圖。

「我覺得道具放在舞台右方也是可以的!」

「我想就算道具減量也沒有關係!」

閉著眼睛,我不顧一切的大喊,卻發現還有另外一個聲音跟我重疊,半睜開眼睛,瀧澤也是跟我一樣正偷看著我。

「噗!」

忍不住,我笑了出來,瀧澤也是一臉的不好意思,搔搔頭,坐到我身邊:「那我們該看看到底要怎麼辦才好……」

我點點頭,也跟著坐下,還是沒發現到的是眾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以及後方一直注視著我們的兩道視線……

「欸,那就是瀧澤?」

「對啊,他好像只有跟翼才會發這麼大脾氣……對了小原,你不去跟翼打招呼啊?剛剛我還沒講到你來了,就被翼瞪回來了……」

「不用不用,打擾人家小倆口會遭天打雷劈的。」

「啊?」

「算了,跟你講你也不懂啦!」

我還是沒發現,裕貴正一邊哈哈大笑一邊拍著櫻井的背,而櫻井翔卻是一副快被打死的模樣。

「好,那就這樣啦!」

瀧澤滿意的拿起設計圖,親自跑下場去調整了道具的位置,更大聲嚷嚷著開工了。我遙望著這樣的瀧澤,臉上也泛起微笑。

看看時間,應該再繼續排練一個小時,就可以收工回家了。每天放學後像這樣留下來排練,可真是累死我了呢!很佩服瀧澤怎麼會有這樣超人的體力,聽說他每次排練完還要開檢討會,沒忙到深夜是不會回家的,而他自己的課業也很繁重,但他還是能做到完美,想想真是不可思議。

打個哈欠、伸伸懶腰,好累喔……接下來這一幕還有得他們忙,應該是暫時用不到我了吧……想著想著,眼皮就越來越沉重,最近上課都嚴重遲到,都是因為沒有好好睡的關係啦……不自覺地往後倒去,卷縮在椅子的邊緣,我不行了……就睡一下下……一下下……就好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我因為睡得太久而半邊發麻才醒來的時候,會場早就一個人都沒有了。我倒抽一口涼氣,人咧?!怎麼全部消失了啊?!

「唷,你醒啦。」

旁邊有個聲音響起,我再嚇了一跳,是瀧澤。瀧澤也打了個呵欠,揉著眼睛,還一邊看著手錶:「你也真害,居然能維持同一個姿勢睡了三個小時,大家要走的時候還輪流叫你,就是沒有一個叫得醒你的。」

「欸?!」

我發出了驚呼,一陣熱氣直往臉上衝,那不就全部的人都知道我睡著了?!還看過我睡相?!天哪~~~~~~~~~~~

「而且倒楣的還是我,害我在這裡等你醒等了一個多小時。」瀧澤戳戳我的額頭:「你要賠償啊大哥,我的時間是很寶貴的!」

「對、對不起嘛……」

「而且現在最後一班電車也沒了,怎麼辦?」

瀧澤手指交叉抵在下顎,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十分氣定神的,一點都不覺得他的「怎麼辦」很焦急。我心虛的低下頭,一點也不敢看他:「對不起啦……我出錢讓你坐計程車回去囉。」

「不要。」

我抬頭,看見瀧澤笑得奸詐:「我去你家睡好了。」

「什麼?!」

我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瀧澤有沒有說錯啊?!

「借睡一下嘛,你上次說要請我吃飯都還沒有請咧。」

「因為你看起來很忙啊。」我咕噥著,一邊讓瀧澤把我拉起來,伸展伸展筋骨。哎唷,睡得太久肩膀都扭到了……

「也沒你想像的那麼忙。」

瀧澤把背包背起一邊,我停頓了一下,也偷偷學瀧澤這樣做。

「只不過是要學校工作兩頭跑……但不至於吃不消啦。」

「真的嗎?總覺得你應該很累。」

「是呀是呀,所以就趕快讓我到你家請我吃一頓好料的吧。」

瀧澤一副快餓死的模樣,讓我也笑了。只不過……臉頰飛上一抹紅暈,這麼突然瀧澤就要到我家,甚至還要借睡一晚,雖然這在男生之間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裕貴也常常在我房間喝酒喝到睡著,但瀧澤跟裕貴又不一樣,我還是會害羞啊!可是現在的情勢又好像容不得我拒絕,怎麼辦──!!!

「喂~~你動作很慢耶,可憐一下我的胃吧,我從晚上都還沒有吃過東西耶~~」

瀧澤轉身做了一個誇張的表情,眼前那副臉孔是莫名其妙異常的認真,我愣了一會兒,輕聲笑:

「吵死了!再吵你連睡覺的地方都沒了!」

「怎麼可以這樣啊~~」

我不理會瀧澤的哀嚎,微笑著,與瀧澤並肩而行。

※※※

「這就是你的房間啊。」

瀧澤從進到屋裡就不斷打量我房裡的擺設,還好我房間平常有在整理,否則瀧澤這下來我就糗大了。我忙著張羅食物,實在沒時間管瀧澤,只能讓瀧澤在我房裡東摸摸西摸摸,不久就看到瀧澤一臉無聊的抱著枕頭,還打了個大呵欠。

「先生,你的形象都沒啦,嘴張那麼大。」

隨便弄了盤炒麵,瀧澤立刻爬到和室桌前雙眼睜得大大的等著食物,好像真的餓了很久一樣。

「你平常都自己煮飯啊。」

我聳聳肩,靠在床邊休息:「不一定,但是在外面住久了多少會自己煮一點,天天吃外食很傷荷包。」

「我就不太會煮飯呢。」瀧澤搖晃著筷子,感覺有點無奈的:「實在沒時間去買菜,我都是隨便吃一頓了事。」

「你太忙囉,從高中就這樣。」

「也還好……」瀧澤停下扒麵的動作,臉上綻出一個神秘的微笑。「有原因的。」

「什麼原因?」

看著瀧澤大快朵頤的模樣讓我也不禁餓了起來,趁著瀧澤不注意的時候偷吃了他幾口麵,卻立即遭到鎖喉攻擊,整個人往瀧澤身上倒。

「臭小子!敢偷吃我的麵!」

「好歹也我煮的耶!吃幾口又不會怎麼樣!」

我用腳勾住瀧澤,兩個人就很幼稚的在地上玩起摔角,壓根就忘記還有一盤吃到一半的麵被孤零零的遺忘在桌上,以及一個就住在我隔壁三不五時就跑我來房間亂的笨蛋──

「翼!我們來喝……酒……吧……」

聽到聲音的我跟瀧澤不約而同地往門口看去,看到的是一臉驚愕、下巴都快掉下來的裕貴。我們互瞪了三秒,裕貴卻好似突兀的,一邊憋笑一邊想幫我們關上房門:「不好意思喔……打擾你們了,你們繼續、繼續。」

「裕貴!」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我跟瀧澤根本是扭成一團,難怪裕貴的反應會這麼奇怪。滿臉通紅的我趕緊掙開瀧澤,哈……這下完蛋了,接下來的日子我絕對會不得安寧,裕貴一定會三不五時就來取笑我啦……

「翼啊~~想不到你手腳這麼快,我還以為……唔唔唔……!」

趁裕貴話還沒有講完我趕緊摀住裕貴的嘴巴,拜託!瀧澤在場耶!還在那邊胡言亂語!我湊近裕貴的耳旁,咬牙切齒的低聲威脅:「你罩子給我放亮點,要是你再給我亂講話你就完了!」

「好……啦……翼……我快被你勒死了……」

裕貴臉色發白,一雙手胡亂揮舞著,十分痛苦的模樣,看在裕貴再三保證差點沒對天發誓的份上我才放過他,任裕貴一人獨自在旁感受那得來不易的生命的美好。回過頭剛好對上瀧澤的眼,瀧澤的表情似乎有點疑惑,還有點冷淡,瞇著眼,冷冷地盯著裕貴和我,我從來沒有看過瀧澤眼神這麼銳利。我怔住,瀧澤好像發現到我的反應,又昵了裕貴一眼,卻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的對我微笑:

「你朋友啊?」

「欸……」

「是死黨。」裕貴手撫著脖子,我開始懷疑我是不是剛才差一點真的把裕貴勒死。「我跟翼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換帖兄弟,我叫小原裕貴,請多多指教。」

「我叫瀧澤秀明……」

「嗯嗯我知道,翼的『高中同學』,現在戲劇社公演的導演,翼的『工作夥伴』嘛。唉,說到『我們家』的翼啊,他從小就迷迷糊糊的,要不是我總是在後面幫他擦屁股,他還不知道會長成什麼樣子呢……啊對了你可能不知道,翼小時候真的是超──可愛的唷,笨笨傻傻的總是有很多姐姐要騙他……」

「裕貴!」

我惱羞成怒的大吼,不是叫他不要亂講話的嗎?!

「哈哈哈,開開玩笑嘛。」裕貴揉揉的我的頭髮,我噘著嘴,朝裕貴做了個鬼臉。瀧澤一直都在一旁看著,不知怎麼的,突然笑了。

「你們的感情真好。」

「是啊,誰叫這小子特別呆,不看著他不行嘛。」

「我哪有你說的這麼糟啊。」

我撥開裕貴的手,用眼神指使他去一旁坐下。瀧澤還是笑了笑,是那種客套的、近乎生疏的,禮貌性的微笑。我對於這樣的瀧澤是有印象的,還記得在高中的時候,每次當瀧澤出現在什麼公開場合,總是見得到這種微笑。只有在那種時候,我不太喜歡瀧澤,可能是因為……

可能是因為我覺得瀧澤並不開心吧。

我不喜歡不開心的瀧澤。

「既然難得有客人來,我們就來喝酒吧。」裕貴笑咪咪的,丟了一罐啤酒給瀧澤:「不要繃著一張臉嘛,還是你覺得待在這裡你不舒服?」

「……不會啊,翼的房間很舒適。」

「那就好、那就好。翼的房間是真的很舒適沒錯,我也常常在他房裡睡著哩。」

「小原也住這附近嗎?」

「就在隔壁啊!誰叫我要照顧翼,又剛好跟翼考上同一所大學,只好委屈我自己住他隔壁啦……」

「感覺上似乎是翼在照顧你呢。」

「別這麼說,要不是我替他擋去大多數的追求者,翼的生活一定是不得安寧啊。」

「我看光是有你在旁邊翼就不得安寧了吧……」

「好說、好說,好歹我都在翼身邊這麼久了,他也早就習慣了啦。」

…………

「你們兩個給我差不多一點!」

這兩個人……是在劍拔弩張個什麼勁啊……從剛才就一直你一言我一句的互相攻防,搞得好像兩個人有仇似的……明明是第一次見面不是嗎?怎麼兩個人講話這麼不客氣啊?實在聽不下去的我插入這兩人中間,對兩人皺眉道:

「瀧澤,你麵都涼了啦,快點吃掉!裕貴,你不是來喝酒的嗎?就乖乖給我喝!」

瀧澤跟裕貴都愣了一下,隨即很有默契的一起爆笑開來。我則莫名其妙的看著兩人,這兩個人是有病呀?

「抱歉抱歉……就當我在發酒瘋吧。」裕貴笑到眼淚都流了出來,拍拍我的肩,又朝瀧澤點點頭。「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

「不會,你是個很有意思的傢伙。」

瀧澤用左手掩嘴,右手抱著肚子,很努力的憋著笑。但從瀧澤眼角流洩而出那滿滿的笑意,看得出來瀧澤很開心。真是見鬼了……這兩個傢伙的神經絕對有問題。

「好啦不要講這麼多我們來喝酒啦……」

「小原裕貴你是酒鬼附身啊?你昨天不是才喝過?」

「今天不一樣,有客人在啊。」

「可以不用把我當外人沒關係……」

「但是我跟你才初次見面耶。」

「我跟翼熟就夠了。」

「可是你跟翼明明好幾年沒見面了……」

「瀧澤秀明、小原裕貴!」

不難想像地,那天晚上我們是如何吵鬧的度過。我們三個人笑著、鬧著、互相吐槽著,那樣喧鬧的氣氛是難以言喻的開心。而我,直到很久很久以後,都一直記得那一夜裕貴明亮的笑靨。



(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08/01/29(火) 01:07:03|
  2. J家小說區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2
<<[novel] 陪我回家(6) | ホーム | 遊戲是可以拿來惡搞的>>

コメント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1. 2008/01/29(火) 10:17:23 |
  2. |
  3. #
  4. [ 編集 ]

我要跟瀧澤先生告密XDDD
  1. 2008/01/29(火) 15:46:13 |
  2. URL |
  3. 阿One啦 #-
  4. [ 編集 ]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hinkthink1225.blog12.fc2.com/tb.php/539-c6c10394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