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い私だから

個人妄想有 日常點滴有 J禁BL也有 敬請慎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novel] 陪我回家(6)

下一回就是新篇幅要出現囉^^(終於)
隨著排練的日子的一天一天過去,公演的日期也逐漸逼近。這期間瀧澤時不時的常到我家玩,跟裕貴也越來越熟,雖然兩人一見面還是會先吵個一架再說;我很高興,也很珍惜這樣的日子,因為我知道一但公演結束後,我跟瀧澤的聯繫,可能又要斷了。畢竟瀧澤是忙的,我實在不想因為我自己的感情,而去打擾到瀧澤……我淺笑著,能夠再見到瀧澤,我已經很開心了。

至於以後會怎麼樣?以後再說吧。

「翼!不要再發呆了!來幫忙!」

瀧澤手圈住嘴大聲的呼喊,我感到臉上熱熱的,吼!到了排練後期我又沒事做,發呆是正常的吧!

「你不要把我當廉價勞工看待啦!陪你窩在這裡已經夠悶了,還叫我做白工。」

我蹲到瀧澤身旁,噘著嘴一臉不高興,手卻還是乖乖地幫忙瀧澤做道具;瀧澤則是露出勝利的微笑,拿著保麗龍版輕敲我的頭:「這裡我只跟你比較熟啊!陪我也不是什麼壞事吧?幹嘛這麼計較。」

「又不是這個問題。」

我嘀咕著,卻被瀧澤聽到了:「那是什麼問題?」

「呃……」

這、這叫我怎麼回答啊……總不能說雖然我也算是心甘情願在這裡陪他打發時間兼做廉價勞工但是身為一個男子漢這真的是很沒志氣的一件事每天回家都要被裕貴取笑其實我也不願意啊可是誰叫瀧澤的眼睛跟聲音就是有種魔力每次他有什麼要求我腦中都會先空白然後就無意識的點了頭叫我怎麼拒絕啊……

「你一個人在沮喪什麼啦。」

我回神,瀧澤憋著笑,一臉沒辦法的模樣。「你真的很好笑耶,我隨便講講而已,幹嘛這麼認真。」

「我這個人就是這樣。」

我瞪了他一眼,真不知好歹,我可是犧牲了我寶貴的休息時間耶!可惡!

「時間過好快喔……」瀧澤停下手上的工作,望著遠方嘆氣:「一眨眼,兩個月就快過去了,我也快跟這所學校說再見了。」

「嗯……」

「這兩個月真的很開心。」

瀧澤閉上眼睛微笑著,「尤其是能再跟你成為朋友,我真的很開心。」

「瀧澤?」

我驚訝的望著他,而瀧澤還是微笑的,側過臉看著我:「謝謝你。」

謝謝?謝謝我?謝我什麼?我是一頭霧水,瀧澤是好像啥事都沒有一樣又開始埋頭做道具,不管我怎麼推他叫他煩他盧他他都沒有反應,什麼啦?到底謝我什麼?

「瀧澤,你話講清楚點啦。」

「……不要。」

「喂!」

「誰叫你這麼遲鈍。」

「是你自己不講清楚的耶!」

「我不管你了啦。」

「瀧澤!」

「我說翼啊。」瀧澤突然臉色變得很奇怪,似乎有點不高興:「我跟你有這麼不熟嗎,我怎麼一次也沒聽過你喊我名字?」

「欸?!」

「『欸』個鬼,再怎麼說我跟你認識也有四、五年了,沒必要這麼生疏吧?」

「很、很、很生疏嗎?」

「很生疏!」

「可是我習慣了說……」

我立刻縮得遠遠地,只因為瀧澤的表情看起來好像要火山爆發。幹嘛這麼生氣……我真的習慣了嘛……一時也改不了口啊!

「……你給我試著改叫名字。」

「不要。」

我立即否決,哪有人這麼霸道的?

「啪!」

沒想到我才剛講完,瀧澤手上好不容易才作好的道具就因為瀧澤的用力一折而應聲斷裂,讓周遭的人都嚇了一跳;瀧澤一臉鐵青,默默收拾剩餘的碎片,我呆呆的在旁邊看著,我……我第一次看瀧澤生氣耶……

「喂喂喂,你們沒事吧?」

副導跑過來好奇的看著我們兩個,瀧澤仍是繃著臉,我則是尷尬的乾笑著:「沒事、沒事……」

應該啦。

「沒事就好。」

副導奇怪的看著我們,搖搖頭就走了。我偷偷覷著瀧澤,瀧澤頭低低的,我實在搞不懂瀧澤現在在想什麼。真是的……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吧……

「算了。」瀧澤突然抬頭,大吐一口氣。「不跟你說了,呆鬼。」

「喂……」

「快做事啦,笨蛋。」

「喂!」

「『喂』啥,我有名有姓!」

「我怕叫錯你又生氣啦……」

「知道就給我改口啊。」

「一時之間不可能啦!」

「哼。」

瀧澤轉過來,用力的彈了我的額頭一下:「喏,給你時間,公演結束前給我改叫名字,要不然……」

「要不然怎樣啦……」

我揉著額頭,很痛耶!

「我自有辦法整死你。」

我愣住,瀧澤講這句話的表情是異常的認真,現在是怎樣?我跟他是有什麼深仇大恨啊!面對瀧澤的惡勢力我也只有無語問蒼天,老天爺,祢這下玩笑開大了!

※※※

經過這兩個月的相處,我可以確定,瀧澤秀明他絕對是一個──

該死的任性鬼!

我在心底怒吼著,自從上次瀧……秀明吵著要我只能喊他名字開始,每次我見到他只要是「瀧」字開頭他就立刻轉身就走理都不理我,非得要叫他「秀明」他才肯回頭……不明白前因後果的人還藉此取笑我們,更有人特地來問我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問題是,連我自己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啊!爲什麼瀧澤秀明任性我就得順著他?太沒道理了嘛!

「可是我看你自己也挺高興的啊。」

裕貴仍舊在一旁打著哈欠,今天是公演日,裕貴說他也想看看我到底做出了什麼樣的舞台,特地來給我捧場的。我睨著裕貴,我看根本是爲翹課做藉口吧!我們從下午就開始請公假爲演出做最後準備,這小子來湊什麼熱鬧?瀧……秀明是跑來跑去忙得不可開交,我呢,把舞台佈置好後就暫時沒我的事了,等到換幕的時候我才有得忙,但這傢伙……我踢踢他,要他閃開一點:

「誰說的?我很困擾耶!這種感覺超奇怪的……」

「是你自己放不開,叫名字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啊!」裕貴又打了個呵欠,「要不然你平常叫我裕貴叫假的?」

「不一樣嘛。」

我扁起嘴,真難得裕貴也會爲秀明說話。

「人家給你機會親近他還不好。」裕貴開始做起伸展操,相當的事不關己:「唉,要是我是你啊,早就把人家的名字當作自己的名字在喊,你還真不知道好歹。」

「就是因為這樣才奇怪啊。」我沒好氣地道:「就是因為喜歡他才會在意這些有的沒有的嘛!」

裕貴看了我一眼,笑著揉亂我的頭髮:「講這麼大聲,不害臊?」

「沒人聽到啦!」

「我不是人喔?」

「小原裕貴你再給我無聊試試看!」

「是、是。」

裕貴雙手舉起裝投降狀,我則有點意外一向愛玩愛鬧的裕貴這次怎麼這麼快就棄械投降了。最近的裕貴也真沒什麼精神,連酒也不太喝,我房間也很少來,偶爾去到他房間,就看到裕貴在發呆……這……該不會……我用力的抓住裕貴,很大聲的:

「你談戀愛囉?!」

…………

在靜默了三秒之後,我還以為裕貴會來個驚天動地的大笑,或是巴我頭大叫你是笨蛋之類啊之類的話,沒想到裕貴反而什麼也沒做,只是輕輕撥開我的手,聳聳肩,不否定也不肯定,嚇得我當場下巴掉下來。

媽呀,裕貴是真的戀愛了。

「對方是誰?」

「……」

「我認識嗎?」

「……」

「什麼時候?」

「……」

「是男是女……」

這句我還沒有問完就被巴頭了:「你這什麼問題啊!沒禮貌!」

「好奇。」

我閃得遠遠的,而裕貴依舊反常的沒揍我,只是目光一黯,繼續神遊去。這簡直是太詭異了……我忍不住打了個哆嗦,看來這次裕貴的戀情非比尋常啊!真想知道那個人是誰,一定是個非常特別的人吧!不知道裕貴會不會選擇表白……

「戲劇系公演即將開始,三分鐘後開放觀眾入場,請工作人員待命。」

會場響起廣播聲,我看裕貴還在若有所思,看來也不太想理我,感到無聊的我又無事可做,四處瞧了瞧,奇怪,秀明呢?

四下尋了尋,沒看到人就是沒看到人。奇怪了,演出就要開始了,他這個導演是跑到哪裡摸魚去?走著走著走到我們放置雜物的地方,自嘲的笑了笑,這裡只有我們工作人員的包包跟便當而已,秀明不可能在……這裡……吧……

才正這麼想的我,就看到秀明背著包包從裡面走出來。秀明看到我也嚇了一跳,互相尷尬了幾秒,我才指著他:「導演!你是要去哪啊!戲就快開始了耶!」

「就是因為要開始了我才要走啊。」秀明一臉被抓包的表情,一下就窘紅了臉:「反正已經沒有我的事了,接下來交給他們就行了……」

「開什麼玩笑!這是你的戲耶!」

我走過去拉住他,硬是把他拖回現場。「你費盡心力做出來的作品怎麼可以不看?而且結束之後你身為導演總該去講幾句話吧?你這人真是……」

「因為不管這齣戲會成功還是失敗,我都會害怕。」

秀明扯住我,不再往前走。「對我來說,我能做的我都做的,所以我已經很滿意了……不管大家對這齣戲的評價如何,也都跟我沒有關係了。話雖如此我還是會害怕,害怕面對自己作品的那一剎那,那就像是把自己赤裸裸的攤在眾人面前……那種感覺有點丟臉。所以……所以……」

「可是我想看啊。」我低下頭,表情惆悵。「我想好好地看你的作品,你這個作者不在,就好像少了些什麼,當我想給你喝采的時候卻找不到人,我想,我會很難過。不過既然你不想留下就算了,我一個人看……」

驚訝地,我的手被人拉起,秀明滿臉通紅的微偏著頭,很小聲很小聲輕輕說:「你要陪我,我才要留下來。」

真是的。沒辦法地讓秀明把包包放好,我漾出一個笑顏:

「我們一起看吧。」



(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08/01/31(木) 01:06:20|
  2. J家小說區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我覺得我要死掉了 | ホーム | [novel] 陪我回家(5)>>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hinkthink1225.blog12.fc2.com/tb.php/540-f390528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