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弱い私だから

個人妄想有 日常點滴有 J禁BL也有 敬請慎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novel] 陪我回家(7)

觀眾們 尖叫吧XD
「乾杯!」

歡呼聲中,兩個杯子在空中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響。我和秀明舉杯歡慶著,兩個人都是笑得合不攏嘴。

「真是想不到會這麼成功耶!你沒看到副導演的表情,剛剛在慶功宴上都哭了!」

「真的假的?他平常看起來很嚴,我還以為他不會掉淚呢!」

秀明把酒一口飲盡,臉上更寫著痛快。「不過我們慶功宴慶到一半就落跑,其他人會不會想揍我們?」

「不會啦,我們又不是沒付飯錢。」

我笑嘻嘻的,公演的結果是大成功,還是出乎意料的成功,身為導演的秀明更是被抬起來拋了好幾次,本來就在慶功宴上喝得有些醉的我跟秀明決定先行離席,但又掩不住興奮的情緒,就跑到我家來續攤了。我們笑笑鬧鬧的,不斷談論今天的趣事,啤酒一罐又一罐被我們喝完,喝到最後我實在是不行了,倒在地上就想直接睡。

「喂──你酒量太差了啦!這樣你就不行了喔!」

秀明眼看我漸漸沒有反應,拉著我在我耳邊大吼,我擺擺手:「不行了啦……再喝下去……我要醉了啦……」

「起──來──再陪我喝啦!」

「不要!」

「翼!好啦!陪我啦!」

「你不要煩我睡覺……」

我不滿的噘著嘴瞪著秀明,他今天很盧耶……小孩子脾氣!卻見秀明一下子沒了聲音動作,整個人很頹喪、又很落寞的:「都結束了呢。」

「秀……」

「以後就見不到你了喔──」突然一個俯身,秀明整個人趴到我身上:「以後就見不到面了……」

「幹嘛……幹嘛講得我們以後就會失去聯絡一樣……」

「不是嗎?你這個懶惰鬼,只要我不找你,你就一定不會找我對吧。」

秀明瞇著眼,眼中的精光彷彿把我的心思全部看透:「你一定打著這樣的主意吧,你從以前就是這麼被動,這麼被動……」

秀明……

我們互相大眼瞪小眼了好一陣,秀明似乎一直等待我說出什麼話,然而,我卻什麼話也沒說。因為我覺得,我要說的,秀明都知道了。我是真的很被動,秀明說得一點也沒錯,如果秀明沒主動跟我連絡,我是不會跟他聯絡的……我……不知道該找他說什麼呀……而且秀明那麼忙,他會有時間理會我嗎?

「你就是這樣。」

秀明將頭深埋至我的頸窩:「你就是這樣令人討厭。」

「喂!」

我抗議的巴了一下他的頭,秀明反倒更委屈了,一雙眼睛既哀怨又不滿,「難道不是嗎?那時候也是,什麼也不問清楚,突然說絕交就絕交,我去找你解釋你還不理我,你知不知道我難過了多久啊!」

吼,拜託!

提到往事我臉又不禁紅了起來,但是這個瀧澤秀明是要講幾次啊!一直提一直提,他不煩我都嫌煩了!是不是真的要我跟他講那是因為我喜歡他把他嚇死他才甘願?

「翼……」

秀明在我耳邊輕喚我的名字,聲音溫柔清脆,害我渾身都酥酥麻麻,還有些輕飄飄的。呃,瀧澤秀明,你難道不知道對一個正常男人做這種事是很容易引起犯罪的嗎?雖然以體型來看,若真要發生什麼事的話我大概也是被壓倒的那一個……我望著秀明的眼,他的雙眼迷茫,看得出來已經醉了,於是我也不再多說什麼,拍著秀明的頭,要他入睡。「你醉了,先睡,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

「不要!」

秀明突然任性起來,用著我從未見過的小孩子脾氣:「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我不要跟你分開!」

「喂喂……」瀧澤秀明你有沒有這麼誇張啊?!

「翼……翼。」

「幹嘛?」

我沒好氣的瞪著秀明,就算我再茫也被瀧澤秀明這渾球鬧醒了啦。然而秀明只是呆呆地望著我,嘴邊勾起傻氣的微笑,臉朝我愈湊愈近,用著極小,我卻聽得清清楚楚的音量,說:

「翼,我喜歡你。」

然後。

輕輕的。

溫溫的。

極其溫柔的。

啾。

───────────────────────────────!

然後然後,秀明就著一張心滿意足的臉,倒在我的頸邊,

呼‧呼‧大‧睡!!!!!!!!

我瞠目結舌又驚愕非常的狠瞪著瀧澤秀明,然而這傢伙倒是給我睡得香甜,差點就沒給我打起呼來;我但覺一顆心撲通撲通地就差沒從口中跳出來,我必須大口大口的喘氣,才能慢慢消化方才發生的事實──

靠,瀧澤秀明他吻了我!

還說什麼,他喜歡我!

我的媽呀~~~~~~~~~~~~~~~~~~~~~~~~~~~~~~~~~~~~~~~~~~~~~~~~~~~

現下的我已經顧不得家教禮貌這檔子事了,我只能在心中不停的狂吠,才能逐漸弭平我心中的激動……噢,即使隔著一個軀殼一層皮,我也能聽見自己綿延的、猛烈的心跳聲。就在剛剛、就在剛剛啊……我的眼眶開始泛起一層薄薄的霧氣,我知道,我要哭了。

我終於明白,得到自己所愛著的那個人的一個吻,是多麼美好又浪漫的一件事。美好的,可以抵去我過去所有的憂愁與寂寞,浪漫的,足夠對抗我未來所有的疑慮和恐懼。終於在這一刻,我了解什麼叫感動。

曾經盼望的、想望的、奢望的,竟然會在這個夜晚得到滿足。我花了好些力氣跟時間才懂得我應該要興奮、要高興,似乎更應該哈哈大笑。我單手掩住了嘴,我怕我等下真的會笑出來。心臟被灌注了滿滿的快樂,突然間,我領略到了什麼叫幸福。微笑像蜜和奶般由嘴繳輕濺出來,柔柔軟軟的,我宛如置身於雲霧中。雖然不想像女孩子一樣傻傻笑笑,可我就是忍不住。

曾經以為我和秀明的關係就僅止於此,從沒妄想過能更進一步,只要能做他的朋友就很好,我從不貪心;年少時候的輕狂讓我深深後悔了很久,在好多個夜裡,不只一次對自己說如果時光能夠倒流,或是能再見到秀明,我絕不像以前一樣莽撞,即使也許終其一生也無法讓秀明了解我對他的心意,但是我總期望我能好好陪在秀明身邊,用著朋友的身分也沒關係。或許有一天他會戀愛,他會結婚,他會有了自己的下一代,我仍然希望我可以伴在他身邊,就算心會痛、會碎,那也不要緊的。

可是現在……是不是我喜歡秀明這件事,可以正大而光明了?

只不過……………………………………………………………………………

我推了推秀明,沒反應就是沒反應,氣得我想直接給他咬下去;喂喂喂,有人告白兼偷吻以後就倒頭大睡怎麼叫也叫不醒的嗎?!瀧澤秀明你也給我差不多一點──!

在心裡頭大吼大叫過後,儘管心情依舊複雜,但總算是好過了一些;我淺淺的笑著,我知道我今夜會無法入睡,但我更寧可我不要睡。輕輕的低呼,是美妙的嗟嘆。

但願今夜,不會只是一場華美的迷夢。

※※※

唉,我昨夜真的失眠。

伸伸懶腰,昨天被瀧澤秀明整個人壓住簡直是動彈不得,好不容易等到今天早上他才稍稍翻身鬆開了點,我才得以脫困。有些僵硬的爬下床,秀明看起來似乎睡得很熟,害我總覺得,昨天的事只不過是我在幻想我在爛醉還是我在作我的春秋大頭夢。

要不然就是瀧澤秀明是這個白痴在發酒瘋啊──

我有些茫茫然地,嘴邊總帶著若有似無的微笑。應該是有些陶醉吧,對於昨夜的旖旎。雖然還是搞不清楚秀明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我想,這已經會是我一生最珍重的回憶了。

就算這也許只會是個回憶。

昨天我想了很多很多很多,從初相識的那一幕起,一直到昨夜的事件為止,這些年我和秀明之間所發生的事項跑馬燈般一直不停地在我腦海盤旋,雖然這其中我有好多事情都不明白,但是最讓我想不透的,就是瀧澤秀明說喜歡我的這件事。我耶……居然是我耶……竟然是這麼平凡無奇又老是出糗鬧笑話的我耶……更何況……我還是個男的耶……秀明怎麼可能喜歡上這樣的我啊?

嗯,我可以說瀧澤秀明他是有病嗎?

秀明又翻了個身,一顆頭一直在棉被裡鑽啊鑽,讓我不禁呵呵笑了起來。這傢伙做什麼呀?真……真可愛。深深呼吸,我決定先做早餐去。等到秀明醒來,我想,我會有話要對他說。

在廚房忙了半晌,我探出頭想看秀明醒了沒,只見瀧澤秀明一臉迷惘地睜著大眼睛,身體卻依舊趴在床上,一點也沒有想起床的意思。我見狀不免失笑,嚷嚷著要秀明快快起來:

「喂!太陽曬屁股了!還不起來!」

「嗯……幾點啦?」

「幾點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今天還有課,你再不起床就來不及了!」

「我的行程你比我還清楚啊?」秀明說這話的時候嘴角微勾,似乎滿開心的。我笑著,

「想也知道你行程滿檔,瀧澤大忙人!」

秀明愣了愣,臉上還是帶笑,表情,竟然愈轉憂愁。

我不明所以的望著他,秀明沒說什麼,只是悠悠地起身,帶著那種很客套的、生生疏疏的笑容。「好~~刷牙、刷牙。」

但是爲什麼,他的眉頭鎖得這麼緊。

秀明不開心嗎?

看著他的背影,我的心中,漸漸有了答案。

這大概是我跟秀明有史以來吃過最安靜的一頓飯。

有些無奈的,我偷偷覷著秀明,熟知秀明好像什麼事也沒有的,正正經經吃他的早餐。望著秀明的側臉,如果他沒有話要跟我說,那麼我有話要跟他說。昨天的事情我沒有辦法當作什麼也沒發生過,倘若他不表示,那麼就是該我表示的時候了。一股莫名的情緒在我內心越漲越大,我知道這些年的歷練其實並沒有讓我長大多少,我也知道我的翅膀根本還沒有發育完全、絕對無法展翅,我更知道若是以前的那個我一定是什麼也不考慮就打退堂鼓,假裝什麼也不知道;我尤其知道,或許這一切的一切,都有可能是個玩笑……

可是我就是無法忽略,當秀明說「喜歡我」的時候我內心的那份狂喜。喜歡他喜歡了這麼多年,如果到了這地步我還要畏畏縮縮,我就真的不是個男人了。

無論如何,我一定要表達讓他知道。

一次,就這麼一次,我想衝動、不理智。

放下手中的早餐,我平靜而閑淡的:

「昨天有一個人,對著我說了一些話。」

我可以感覺得出秀明在一瞬間神經立即繃緊,連看也不敢看向我。我抿抿唇,做一次最標準的深呼吸,下了我生平最大的決心──

「昨天有個人說喜歡我,我想跟他說……如果他是認真的,那或許我們可以試著交往看看。」

這一次,我看入秀明的眼睛,目光炯炯,滿臉通紅。

啊,上帝啊,請別讓我聽到拒絕的話語。請不要在我滿懷希望之際,又給我重重的一擊。忍不住,眼角就有淚。這些年從沒說出口的,我不知道為什麼這時候非要說出來不可。我只知道,如果再不說,或許以後真的都不用說了。秀明聽到後神情依舊木然,然而忽然之間他的瞳孔睜大、呼吸急促,從桌子的另一端跳起狂奔抱住我……我有些措手不及的,這個擁抱很緊很緊,我被緊緊鎖在我鎖戀慕的男人的懷抱之中。

噢,這一刻更像是在作夢。

我軟軟地癱瘓在秀明的懷中,而有個人瘋狂的在我耳邊大叫:「翼……!我喜歡你我喜歡你我喜歡你我喜歡你我喜歡你……」

「夠了、夠了!」

我的心依舊跳得很快,但還是忍不住給了秀明一拳。這傢伙幹嘛?想讓全世界都知道嗎?
秀明於是靜下來,但下一刻開始囂張的大笑……「哈……呵呵呵呵呵!」

「瀧澤秀明你瘋了是不是?!」

我大叫,我實在受不了秀明這近乎白痴般的行為,可是秀明卻完全停不下來,我沒辦法,只好把頭埋得更深。良久,好不容易等秀明累了停了不再大笑了,我才悠悠地:「欸……瀧澤秀明。」

「嗯?」

「我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啊。」

「問啊。」

我吞了吞口水,深呼吸:「為什麼是我?」

為什麼喜歡我?

我仰著頭,我從秀明的瞳孔中看得出我的模樣有多笨拙。秀明微笑,那笑容如糖似蜜。「因為我再也找不到比你更好的人的了。」

「可是……」一直到此刻,我才開始擔憂我應當一開始就該擔憂的:「我是個男的。」

「嗯哼。」

「你也是。」

「所以?」

「兩個男生在一起你不覺得怪怪的嗎?」

秀明呆了呆,眨眨眼,突然又是一陣爆笑。「哈哈……哈哈哈哈……」

「喂!你笑什麼!我很認真耶!」

我窘迫的搥打著秀明,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意思啦!!!

秀明仍舊帶著笑,就連那雙大眼睛也是飽含笑意。

「性別,跟我們要不要交往有關係嗎?」

「啥?!」

「我喜歡你,是喜歡你這個人,跟性別沒有關係。」秀明把我重新抱著坐好,我從來沒看過他比現在更認真的表情:「別人要怎麼說是別人的事,你只要記住,我喜歡你就夠了。」

我惘然的望著他,忽然覺得眼前的這個秀明有點陌生,又有說不出的無比熟悉。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種感覺,也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才好,我只有垂下頭,主動伸手抱住了秀明。

我不得不承認,我還真的滿感動的。

從來沒想過,這個男人會揀選我。也從來沒想過,我的感情並不只有單方面付出。更從來沒想過,我可以成為襯上這男人的人。想到這裡,我忍不住又想退縮,可是、可是……秀明說……

『你只要記住,我喜歡你就夠了。』

嗯,喜歡。

臉上不禁泛出一個笑,嗯,喜歡。

我也是喜歡你的,瀧澤秀明。



(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08/02/06(水) 02:55:09|
  2. J家小說區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2
<<總長的紅包 | ホーム | 孩子 這就叫做本性啦>>

コメント

哈囉!!來打個招呼!!
其實我一直都有看你的文說~之前還一直跟LAIN說我想看『陪我回家』的長篇完結!!
希望有機會再跟你聊囉!!(羞)
  1. 2008/05/12(月) 12:57:47 |
  2. URL |
  3. mandy #-
  4. [ 編集 ]

哇哈哈~~謝謝你~~
不過陪我回家阿...阿哈哈哈哈(走掉)
  1. 2008/05/13(火) 21:43:13 |
  2. URL |
  3. 阿One啦 #-
  4. [ 編集 ]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hinkthink1225.blog12.fc2.com/tb.php/543-def91039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