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い私だから

個人妄想有 日常點滴有 J禁BL也有 敬請慎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novel] 陪我回家(8)


曾經以為以往的寂寞與孤單已經足夠,後來我才曉得,幸福並不是能夠唾手可得的東西。

*

又開始下雨了。

手裡撐著傘,我默默地站在秀明學校的校門口,神情輕鬆,對於雨天一點怨懟也沒有。雖然我不得不說冬天真是一個又濕又冷的季節,不但常常下雨,更糟一點還會下雪,但是今年這個雨季,我卻一點也不覺得冷,甚至感到前所未有的溫暖。

一定是因為他的緣故吧。

「欸──這不是今井嗎?」

背後傳來呼喚聲,我回頭,淺淺一笑。來人是個長相俊朗的男子,身高並不算太高,笑起來倒也可愛迷人:

「怎麼來了?又來等瀧澤啊?」

「欸……」

我不好意思的笑一笑,這個人叫屋良朝幸,是秀明學校學生會的幹部,不知道因著什麼緣故他一眼就看出我和秀明的關係,不過他並沒有任何的大驚小怪,閱歷豐富的他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可是他老愛拿我跟秀明開玩笑,害我總是覺得很不好意思。

和秀明交往以來已經四個月,我們跟一般正常的情侶無異,有空就見見面、或是約會,晚上更免不了要講講電話,偶爾我會像現在一樣來秀明學校找他,誰叫他總是這麼忙。

因此我更是感謝屋良他們這些沒拿異樣眼光看待我們的人,這會加深我和秀明交往的勇氣。

「瀧澤還在學生會室喔,今天事情比較多。」屋良朝我揮揮手,臉上的笑容還是開心的:

「去叫瀧澤早點回家吧!反正工作又不會跑掉,他明天來還是會有一大堆事情等他做。」

我苦笑,大三結束前的這個學期是學生會最忙的時候,除了平常的事務之外有下屆學生會長的選舉、交接、卸任等等的事宜,而且就算秀明卸下學生會的職務以後恐怕還是不得,畢竟像他辦事能力這麼強的,不管是什麼單位都不會輕易放他走。

我向屋良道別,熟練地走向學生會室,雖然這裡我只來過幾次,但不知怎麼回事,一向沒有方向感的我卻總能輕輕鬆鬆地找到學生會室的位置,這種情形裕貴知道後很不客氣的大肆取笑我一番,可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啊,難道這也犯法嗎?

推開學生會的大門,我突然覺得,我這樣或許是不犯法,但是很像是在犯罪。

偌大的學生會室裡,寂靜的什麼聲音也沒有,只有一個人趴在塞滿公文的桌上小寐,沉穩的呼吸在那個人的胸口起伏,我趨近他,緩緩的微笑。跟秀明交往的日子很平穩,也沒有什麼大困擾,我不是那種喜歡把戀情攤在陽光下的人,又尤其我跟秀明情況比較特殊,所以有時候與其說我跟秀明是戀人,還不如說我跟他是感情非常好的朋友。我並不討厭這種關係,有的時候,我認為當朋友比當情人來得更教人貼心。

雖然我還是會期待著一些溫熱,與柔情。

在秀明之前我從未和其他人交往過,坦白一開始我實在是不知道「談戀愛」是怎麼一回事;教科書上不會教,也沒有人會告訴你戀愛就該怎麼樣怎麼樣,這沒有定律,也沒有公理,我也不知道兩情相之後就該怎麼相處,所以剛開始的時候我很不知所措,甚至還想放棄算了,然而秀明總是非常溫柔的引領我,他要我不要緊張、別害怕,他又不會吃人,不要總把他看成毒蛇猛獸一樣。儘管我還是會覺得怪怪的,可是只要看見秀明的笑,勇氣便會從心底洶湧而出,他是我,最不想放棄的人。

童話可以在幸福快樂之後結束,可是我們的人生卻還要在現實之中走下去。

於是我學會了更坦然地面對秀明跟我自己,好歹是第一次談戀愛,我可不想就這樣被我搞砸了。

不過現在我更應該考慮該怎麼把瀧澤秀明叫醒。

不滿地盯著秀明,搞什麼搞什麼,把我叫來這裡,只是為了要看他睡覺嗎?要不是看他在電話裡面講得這麼可憐,我才不會下雨天還跑來找他呢!結果現在就給我在這邊睡他的大頭覺,真是……真是……

『翼……我好累喔,你過來找我啦?我好想見你喔……』

想起半個小時前瀧澤秀明在電話中那副可憐兮兮的語調,現在的我就很想直接踹給他死。哼,很累是吧?累到讓我在寒風中等了十分鐘,而他還在這暖呼呼的房間裡做他的春秋大頭夢!愈想我是愈生氣,雙手也準備往秀明柔嫩的臉龐捏下去──

「唔……」秀明輕輕翻轉了側邊,喃喃囈語的:「翼……」

呃。

兩手僵在半空中,瀧澤秀明,你是故意的吧?!

正當我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下去的時候,秀明竟然悠悠地睜開了他的眼睛,見著我時先是瞪大了眼,確認過我是誰後便星眸半閉,嘴邊勾起一個誘惑的笑容,側著臉用低沉性感的嗓音喚我:

「翼,你在做什麼?」

……………………………………………………………………………………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瀧澤秀明,你這個卑鄙小人!你絕對是故意的!

我趕緊摀住鼻子,深怕等一下就噴鼻血了。一邊連忙向後退開離秀明三公尺遠,一邊暗罵自己不中用,秀明一個眼神一個笑就可以把我擊倒了,今井翼啊,你是不是這麼沒用啊?

「翼,你幹嘛……」

秀明慵懶地,卻似乎沒有想從桌上爬起來的意思,下巴還是擱在桌子上:「幹嘛跑這麼遠?我是會吃了你嗎?」

嗯,我相信你不會吃了我,但是我相信我要是離你太近我會失血過多而亡。

我在心裡瘋狂地碎碎念著,於是完全沒發現瀧澤秀明下一步的動作──緩緩地起身、優雅地走近、輕巧地擁抱……「翼,你好可愛。」

「哇────」

我被秀明嚇得哇哇大叫,秀明卻是咯咯笑得十分開心,氣得我是直接揍他一拳:「瀧澤秀明你幹嘛嚇我!」

「我哪有,是你自己不知道在慌什麼。」

秀明神定氣地,手繞過我的腰,表情饒富趣味的看著我。「說,你剛才是不是想對我圖謀不軌啊?」

「才沒有!」我有些氣急敗壞地,臉上卻一片熱辣,瀧澤臉上的表情也就愈加曖昧:

「喔──沒有啊──」

「我說沒有就是沒有!」

「嗯哼──我相信啊──」

「你少來!」

「好啦好啦別生氣啦──」

秀明笑得更開心了,並用手弄亂我的頭髮:「下次可以光明正大的做啊!我不會介意的──」

「瀧澤秀明────!」

嗯,這就是我們一貫的相處模式,吵吵鬧鬧鬧鬧吵吵,瀧澤秀明總是喜歡把我惹得很火大,害我最近完全沒了形象,動不動就像潑婦罵街一樣對著秀明大吼大叫,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跟秀明是仇人咧。都不知道這樣對秀明而言到底樂趣何在,反正他就是喜歡看我出糗啦!我一噘嘴,摔開秀明的手:

「我不管你了……我要回家了!」

「哎呀,不要生氣了,我跟你賠不是嘛?」

秀明大概看我這一氣非同小可,趕緊轉了個笑臉蹭上來:「我們一起去吃晚餐吧?你想吃牛排還是拉麵?我最近發現一家拉麵超好吃的喔~~~~」

我沒應聲,一手把秀明的大臉推開,「哼。」

「翼,別這樣嘛~~~~」秀明還是不死心的黏上來:「我今天好忙、好累,不只晚餐沒吃,連中午也沒吃耶……」

抿了抿唇,想到秀明那種拼命三郎的個性,的確有可能一忙起來就忘記吃飯了……等等等等,今井翼,你不要又被瀧澤秀明牽著鼻子走!

「翼~~~~是我不好啦,不要生氣了啦?」

秀明把我越抱越緊,好像怕我隨時會跑掉一樣;看到他這樣好聲好氣的陪罪,我心也軟了一半;嘟著嘴,用力地戳著他的臂膀:

「你啊,就只會裝可憐。」

「沒辦法啊,我怕有人會不要我嘛~~~~」

秀明嘻皮笑臉的,沒一點正經。我翻翻白眼,最好我會不要你啦!你瀧澤秀明哪一天不要把我甩掉我就阿彌陀佛了!無奈的呶呶嘴,輕拍著秀明:「走了啦,你不是喊餓?」

「哦哦,那你想吃什麼?」

「牛排。你請客。」

「是是是,大人吩咐小的照辦。」

「喂──」

秀明放聲大笑,回頭去收拾他的東西;我看著秀明的背影,嘴角不免泛上一股甜甜的笑意。秀明一向都很溫柔,而這份溫柔,也只有我能揮霍。

雖然現在的我還不知道,原來溫柔,才是最殘忍的武器。

*

匆匆忙忙在大街上奔跑,路上濺起的水花弄得我褲子都濕了。埋怨的瞪著天空,沒事下什麼雨嘛!最近的天氣可奇怪了,早上明明就是個大太陽,下午就開始下起傾盆大雨,而沒習慣帶傘的我過了這麼多年還是不習慣帶傘,每次遇到這種情形也只得慌慌張張的躲雨。可惡……要是秀明在就好了!
「……今井同學?」

一把驚訝又清脆的聲音在我背後響起,我回頭一看,是一個我不認識的女孩。她有一頭烏柔柔順的秀髮,五官相當細緻漂亮。我愣了一愣,我不記得我有認識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啊……

正當我還在發怔的時候,一把秀氣的傘撐上了我的頭頂,傘的主人更是親切的對我微笑:「你忘了我嗎?我是本川知華呀!」

「本川……啊!你是本川同學!」

我指著那個女孩大叫,好幾年不見,她已經出落得這麼秀麗了。想到過去那青澀高中時期,以前她和秀明那些親暱的舉動突然狠狠地撞進我腦袋裡,即使秀明說他跟她從來就沒有什麼,而且事情都已經過了這麼久,但我心裡面難免還是有些疙瘩在。尷尬的抓了抓髮,我禮貌的接過她的傘幫她撐著:

「好久不見……怎麼這麼巧,在這裡遇到妳。」

「是呀,真的好久不見,高中畢業之後就沒再見過了呢。」

本川同學淺淺的笑著,清秀的臉龐經過時間的洗禮顯得更加動人。不知怎麼地我的心不斷的往下沉,腦海不斷浮現當年秀明和她笑語風生的情景,儘管秀明現在的選擇是我,我還是……

秀明當初真的沒有喜歡過她嗎?

而本川同學……難道也沒有喜歡過秀明嗎?

他們那時候明明就走得那樣的近……

不安的情緒沿著脊椎逐漸往上攀升,我的胸口鬱悶悶的,突然覺得難受得緊。本川同學大概是看我臉色不太對勁,溫柔的對我一笑:「今井同學?你沒事吧?」

「啊?沒事、沒事。」我慌張的隨便笑了一下,低下頭,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好想問她以前跟秀明之間的事情,可是這也未免太唐突了啊……

「這些年今井同學過得都還好嗎?」本川同學偏著頭,從容的的態度更帶著一份嫻雅。我則有些微怔,羞澀的朝她點點頭:

「嗯,我過得還不錯。本川同學妳呢?」

「我也過得很好,沒什麽大風大浪的。」本川同學原本晶瑩的眸光漠然暗淡下來,聲音也有些許暗啞:「就是一件事情一直擱在心上,一直想要再見到某個人而已。」

本川那落寞的神情忽然刺痛了我,喉嚨感到一陣乾澀,我現在如果說話,聲線必定是嘶啞的。蕭颯的寒風從我背後吹來,雨下得更大了。

本川她……是還想要見到誰呢?

聽秀明說上大學後他因為忙,幾乎和以前高中同學斷了聯繫,是因為這樣,本川她才露出這樣憂愁的神色嗎?曾經他們一個眼神就可以交換彼此眼中的訊息,會不會……會不會本川同學她其實一直,都是喜歡秀明的呢……我凝睇著本川同學,一股罪惡感猛烈地向我襲來,雖然說我什麼也沒有做,當初我還曾經逃避了好一陣子,可是現在面對著本川同學,這個可能跟我有一樣心情的女孩,如果知道了秀明現在的選擇是我,到底會怎麼想?

她一定什麼也不會抱怨,還會微笑祝福我們吧。

想到這裡我不免顫慄著,一直以來深深戀慕著秀明的我,太明白那種心情了。本川又是那麼善解人意的女孩,如果她真的喜歡過秀明的話……

「翼──」

熟悉的呼喚來自對街,我循著聲音來源望去,全身就像是被點穴一樣,怎麼動也動不了。秀明正皺著眉頭,神情防備地盯著我跟本川同學。本川也跟著我向秀明的方向望去,看到秀明時她杏眼圓睜,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見到本川的反應,我更加確定我心中的猜測。

啊。

她果然也是喜歡著秀明的啊……

我太明白,如果真的曾經喜歡過一個人,那是怎麼忘也忘不掉的。我不討厭本川同學,即使這麼多年未見,我還是無法狠心地將她視為敵人;可是,我現在要捍衛的,是我的愛情呀。
秀明寒著一張臉快速地從對街走過來,當他快要抵達時我下意識地別過頭去,不想跟秀明有視線上的接觸。

我好怕秀明其實也有喜歡過本川的,我怕我會哭。

「瀧澤同學?真的是你?」

本川同學又驚又喜,秀明走到我身旁,草率的向她點點頭。「好久不見了。」

「這些年我還以為你消失到哪裡去了……啊!難道說……」

本川看看我又看看秀明,視線不斷來回掃射,最後露出一個了然於心的笑容:「原來是這樣!瀧澤,你也未免太不講義氣囉。」

「我跟翼是最近的事。」秀明有點冷淡又直接明瞭的回答,嚇得我趕緊扯住秀明的衣角:

「喂──」

「幹嘛?我說實話呀。」

秀明看向我的眼神總算是有點溫度,跟他剛剛跟本川同學講話時那冷若冰霜的態度可以說是相差十萬八千里。心中頓時感到五味雜陳,秀明該不會是以前真的有跟本川交往過但是後來分手了導致彼此老死不相往來可是本川同學還是對秀明念念不忘而秀明其實也很後悔他跟本川分手可是現在又跟我在一起所以既不想讓我誤會也不想跟本川有任何交集才會對人家這麼兇吧吧吧吧吧……

「當初不是說好了如果你……」

本川話才說到一半就被秀明猛然一瞪霎時止了口,隨後又意味不明的咯咯發笑。我不明白的看著他們兩個,他們好像有什麼共同的秘密,而我卻不知道。心頭湧上一股微微的酸意,既然是秀明的戀人,總有吃醋的權利吧?雖然我剛剛才滿懷的罪惡感。不地刻意往旁挪了幾步,秀明注意到我的動作,不著痕跡的從我手中取下本川同學的傘,挨近我以他的傘為我遮去雨勢,

「喏,妳的傘還妳吧,這麼小的傘不適合兩個人撐。」

我為之一怔,眼前浮現好多年前那個雨夜,秀明和本川同學合傘共撐的樣子──突然一股翻湧的怒意往上衝,瀧澤秀明這口是心非的傢伙!儘管那是好幾年前的事、我跟秀明也還沒交往,可是我就是、我就是……我就是吃醋嘛!

賭氣的走出秀明的傘下,不理會秀明和本川同學的錯愕,我僵硬地對本川同學敷衍的微笑:「本川同學,不好意思我有事要先走了,妳跟秀明慢慢聊吧,下次再見了。」

「欸?」

「翼?」

本川和秀明同時發出驚呼,我頭一扭,邁開大步便拼命往前走,絲毫不理會秀明在我背後的呼喚;我知道我現在這樣子根本跟吃錯藥沒什麼兩樣,可是我不能否認我心中逐漸擴張的嫉妒,我不能忍受。所以我就說嘛!跟瀧澤秀明當戀人真是一點好處也沒有,平常沒事就被秀明氣得半死、偶爾還要吃這些莫名其妙的飛醋、三不五時還要被裕貴或屋良揶揄一番,真的是討厭死了啦!

愈想愈火大,瀧澤秀明沒事跟我告白幹嘛?要是我像以前那樣只是喜歡著他的話就什麼事都沒有了!交往之後一切反而變得更麻煩,我一點都不想要這樣子啊……

「翼!」

背後有人揣住我的袖子,斗大的雨滴從我臉頰滑落。

「翼,怎麼了?」

秀明強硬的把我扳過來面對他,一雙澄淨的眼眸充滿擔憂:「好端端的怎麼生氣了?」

我咬著唇,有些哀怨的瞅著秀明。我知道我這叫做吃醋,可是秀明是這樣好條件的男人,要我不吃醋,很難。我不喜歡秀明和別人親暱的模樣──雖然我未曾看過──可我就不喜歡秀明跟本川同學站在一起的畫面。我知道我好任性,突然發脾氣對秀明也不公平,但我就是忍不住。和秀明交往後我越來越貪心、越來越任性,以前我都還只想著「只要待在他身邊就好了」,可是就現在看來,我根本做不到嘛!

「幹嘛幹嘛,眼神這麼哀怨……喔──我知道了,你吃醋呀?」

秀明調侃似的戳戳我臉頰,我氣惱的拍開他的手:「別老是動手動腳的!對啦,我就是吃醋,怎樣?!」

「不不不,我哪敢怎樣?你儘管吃、用力吃,吃多一點也沒關係。」秀明一臉狹促的,莫名其妙笑得很爽。「老實說,你吃醋我高興都來不及了。」

瀧澤秀明你這個人有病啊?

我嫌棄的瞥了他一眼,瀧澤秀明則整個人笑開了,伸手欲將我抱個滿懷;我有些抗拒的側過身不給他抱,瀧澤秀明就改攤在我身上,伸手環繞著我的肩,屬於他的氣味傳進鼻腔。「幹嘛這麼小心眼,你剛剛跟那個女生靠那麼近我也很不爽啊,不只你吃醋,我也吃醋耶!下這麼大雨你還跟她靠這麼近,我很緊張耶。」

我注視著秀明,他那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表情讓我感到心虛……可是等一下,跟她傳過緋聞有過曖昧的人又不是我!瀧澤秀明沒事吃什麼醋啊……

「哎,別生氣了,你看你,全身都濕了。」

秀明將我轉過來,用額頭輕輕碰我一下。那堅硬的額骨和毛髮的觸感是如此清晰,環繞著我的手臂也越收越緊。我突然之間有種錯覺,秀明是不是真的很怕失去我呢?暗暗嘆口氣,我知道我永遠也沒辦法真正對秀明生氣。我像是要道歉似的快速將手環上秀明的腰抱了一下又匆匆放掉,並向秀明使了個眼色:

「好了啦,大馬路上耶。話說回來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我才正想要去找你說。」

「我在學校剛好屋良跑過來跟我說在路上看到你跟一個女孩子在聊天,我很緊張啊,就趕快出來找你了嘛。」

秀明笑嘻嘻的,就像是個想討糖吃的孩子;而我正忙著把他的手從我身上扒掉,兩個大男生在路上摟摟抱抱實在不太好看。秀明沒說什麼,但我總覺得,他看起來好像有點落寞。擔心的捏捏他的手,「怎麼了?」

「沒什麼沒什麼。雨好像會一直下,我們回去吧。」

「你事情都忙完了?」

「是還沒有做完,不過我不想管它了,就交給下一屆會長就好了。」

「喂喂,你還沒有交接呢。」

「不管了,我再不把它丟著我會累死。」秀明向我做了個鬼臉:「我更害怕你會被別人拐走。」

「就跟你說不會了嘛──」

我的音量忍不住高了起來,引來路旁行人側目──雖然我看我們早就被行人指指點點很久了。

「好好好,不會不會。」

「你別老是把我當小孩子哄──」

「是是是,回家了喔。」

「瀧澤秀明!」

「好、好,不鬧你了。」

秀明趕緊懸崖勒馬,要不然恐怕我下一句就是要分手。我真的不懂,瀧澤秀明怎麼會變得這麼小孩子啊?哪一天我要是真的氣到了絕對要把他抓起來折成兩半!秀明又趕緊跟我陪笑臉、陪不是,我也被他鬧得生氣的情緒都沒有了。唉,就是拿這傢伙沒辦法!「你下次再這樣試試看!」

「好啦,是我不好,走吧,回家了。」

秀明溫順的揉揉我的頭髮,我喜歡他厚實的手掌掠過我髮梢的那一瞬間。我微微的笑起,雨還是下著,路上的行人幾乎都拉緊了衣裳低著頭往前走。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牽住秀明的手往我口袋裡放,輕巧地向他偎過去。秀明專注澄淨的眼眸閃過一絲驚訝,我很少在外頭和他有什麼親暱動作。可是現在的我如果不抓住些什麼,我真的很怕我會什麼也抓不住。我和秀明對看了一眼,便同時微笑了。

「走,陪我回家。」



(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08/07/16(水) 00:41:22|
  2. J家小說區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實在是很酷的一件事 | ホーム | 謝謝、謝謝大家>>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hinkthink1225.blog12.fc2.com/tb.php/578-05a7b6c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