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い私だから

個人妄想有 日常點滴有 J禁BL也有 敬請慎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novel] 陪我回家(9)


手裡提著晚餐,徐步走向秀明的學校。近來隨著秀明越來越忙,我也養成了放學就到秀明學校去找他,他再陪我回家的習慣。坦白說我是挺享受這樣的感覺,雖然裕貴老是取笑我這是熱戀中的情侶才會出現的愚蠢行為。

愚蠢就愚蠢啊,總比像你沒愚蠢過的好。

曾經有一次我被裕貴鬧到動了氣,下一瞬就看到裕貴受傷非常的睜著大眼,右手顫巍巍地指著我,身體緊靠著門板死在門上:『你、你、你,你這是做兄弟的應有的態度嗎?!枉費我這些年含辛茹苦的把你帶大成人,結果談戀愛之後就胳臂全往外彎,你怎麼對得起我我我……』

小原裕貴你夠了你!

我還記得當我用拳頭揍上裕貴肚子時裕貴的哀號,我翻翻白眼,真是,這小原裕貴又不是我媽。

轉了個彎,秀明的學校豁然出現在眼前。嘴角泛起甜蜜的笑意,正打算加緊的腳步的同時──

「欸欸,妳聽說了嗎?那個大新聞!」

「你是說瀧澤學長的緋聞嗎?當然聽說了!聽說他的戀人居然是個男生耶!真不敢相信!」

「就是啊!難怪他一直以來都沒有什麼緋聞,好幾個條件好到不行的女生倒追他他都拒絕,原來是喜歡男生,真是不可思議!」

「聽說前幾天他們在大馬路上摟摟抱抱的,真佩服他們,哪來的勇氣啊?」

「聽說那個男生是長得滿可愛的,好想看看他長什麼樣子喔!」

我的手臂泛起一陣刺骨的冰冷,那股涼颼颼迅速爬滿全身。我呆呆的站在原地,腦中一陣轟然巨響,巨大的空洞絕望急遽吞噬著我,我彷彿就像即將滅頂一般,被不堪的耳語撕成碎片。這是什麼?我聽到了什麼?兩個青春正盛的少女從我身旁走過,我卻如衰敗的枯葉被狂風捲落在地。

我的心,好痛啊。

我不是為自己而痛,我是為秀明而感到心疼。

怎麼能……他怎麼能因為我,被其他人笑話得如此不堪?那兩個女孩不會知道這段對話聽在我耳裡是多麼的殘忍,想當年我逃避秀明最大的原因,不只是因為他和本川同學之間的曖昧,還有我們之間性別的障礙啊!我……我自己是不打緊,牙一咬、聽一聽就算了,可是秀明呢?他是尚未卸任的學生會長,是學校裡萬眾矚目的焦點,他會不會因為我,在學校不管走到哪裡都要被人訕笑?一直深藏在我內心底層的壓力瞬間爆發開來,我其實是一直害怕著,害怕這一段不輕易被世人認同的戀情。

決定要跟秀明交往的時候我真的很掙扎,可是秀明好多次安慰我、鼓勵我,他溫柔的吻一次又一次落在我的額上,我拒絕不了他的溫柔;尤其這是我盼望了許久的男人啊!我是真的、真的,好喜歡他。

可是我好怕這樣的喜歡,會害了他。

「咦?這不是翼嗎?你站在這裡幹嘛?」

有人朝我背後重重拍了一下,我臉色慘然地回頭,居然是裕貴。

「哇,今井翼,你現在是怎樣?怎麼表情這麼難看?」

裕貴誇張的怪叫,但我沒有心情去理會,我承認我的心情的確因為那兩個女孩的對話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心頭沉甸甸的,我突然不想去找秀明了。

「翼,你幹嘛?你臉色真的很難看耶。」

裕貴看我真的不太對勁,便收起嘻笑的態度換上正經的臉孔:「跟瀧澤吵架了?」

不,不是這樣。

我笑得極為苦澀,對我來說,這大概比吵架還糟吧。

「那是怎樣?瀧澤欺負你?」

「你不要什麼事都牽扯到秀明啦……」雖然還是苦著一張臉,我還是強迫自己打起精神:「倒是你,怎麼會來這裡?」

「我……我來找人啦。」

裕貴的眼神閃躲,我則沒心情去管裕貴到底是怎樣,頹然垂首,想到秀明的晚餐還在我手中,我把晚餐塞給裕貴,有氣無力的。「既然你要去他們學校,幫我把這個交給秀明。」

「啥?」

「別啥了,照我的話去做就對了。」

「你幹嘛不自己拿給瀧澤?」

「……你別管,幫我拿去啦。」

「今井翼你真的有問題耶。」

裕貴皺著眉,但我真的沒有任何心力向他解釋。吐了一口氣,滿懷著憂傷的心情,緩緩走回我的住處。

這一次沒有人走在我的右手旁,我感覺好孤獨。

才剛回到家,果不其然地我就接到秀明的奪命連環扣。一路上我的心情已經平復許多,雖然還是很在意那兩個女孩說的話,但我可以想像此刻秀明著急的模樣。吁了一口氣,我接起電話:

「喂?」

「翼?!你在家嗎?你怎麼了,怎麼沒來找我?剛剛小原裕貴還把晚餐丟到我臉上……」

「喔……沒有啦,突然肚子痛,就先跑回家了。」

我心虛的應著,同時也為裕貴的舉動感到好笑。這傢伙好像以找秀明的碴為樂,三不五時就要跟秀明鬥上一陣。好險我今天買的是煎餃,要是我買的是拉麵小原裕貴大概也會毫不猶豫的潑上去。

「肚子痛?!你還好吧?我現在過去看你!」

「不用啦!幹嘛這樣大驚小怪的,我沒事啦!」

我連忙拒絕秀明,天曉得我如果看到他會不會哭出來。原本感情就纖細的我和秀明交往後更多愁善感,有的時候我自己也受不了我自己。

「真的沒事嗎?你不要自己悶著不講喔。」

「我真的真的沒事啦。」

「那你先早點休息,等下我忙完了就去看你。」

「不用!」我反射性的大喊,喊完了才發覺自己好像反應過度。「我、我的意思是說,你來都不知道幾點了,我也早就睡死了,我還要爬起來招呼你我更累……」

「嗯……好吧,那你自己在家小心點。」

「知道啦……」

隔著話筒,其實我好想見他。我知道只要我一個要求,不管他現在有多忙,他也會立刻飛奔至我的身邊。可是面對這樣濃烈的情意,我卻膽怯了、退縮了,我深深的害怕著,我會是他的絆腳石。這幾個月來我們是一個勁兒的埋頭猛衝,卻忘了身旁眾人的眼光。更何況……我低聲嘆口氣,前幾天媽媽才來過電話,要我有空就回去看看她,不要一個人在外面就像放出去的鳥兒整個人沒了影蹤。那時候我才驚覺到還有家人的問題,就算一般人也能接受我跟秀明,我的家人呢?他的家人呢?他們可以接受這一段不同於常人的感情嗎?

我的媽呀,我愈想頭愈痛。

「……翼、翼,你還在嗎?」

電話另一頭傳來著急的聲音,我吸著鼻子胡亂敷衍著,徒然伸出手,我好想擁抱不在我身邊的他。原本今天要順便告訴秀明我即將要去京都畢業旅行一個禮拜,可是我又突然不想說了。如果現在說的話秀明一定會吵著他也要去,他絕對不會放心讓謊稱肚子痛的我出遠門。算了,等到到了京都再跟他說好了……反正我想,我們都需要時間來沉澱一下。

有時候,秀明在乎我在乎到讓我覺得,他未必是真的喜歡我。

他只是害怕失去一個,屬於他的東西罷了。

*

「今井翼,你現在到底在哪裡?!」

捂著耳朵,要命,瀧澤秀明吼起來還真不是蓋的,我都已經把攜帶拿離自己三十公分遠了,還是清清楚楚的聽見他的大吼大叫:「為什麼你要出門不跟我說?!還是小原裕貴告訴我的!」

哼、哼,跟你說還得了,我只怕你會在一天內就組成京都考察團,殺到這裡陪我一起遊京都了。

「唉唷,對不起嘛,就忘了跟你說一聲了,我想說到了目的地再跟你說也不遲啊。」

「我還以為你發生什麼事了,手機也不接,跑到你家卻發現空無一人,如果我沒去敲小原裕貴的門,我還不知道你到底上哪去了咧!」

「啊,那裕貴對你還不錯,有跟你講我來畢業旅行了。」

「今井翼──」

不難想像秀明現在鐵定是滿腔的怒氣無處發洩,我吐吐舌頭,來京都之前我足足有三天沒跟秀明見面,一方面是因為秀明忙,一方面是因為我自己彆扭的情緒。最近秀明不只一次跟我談到想去拜訪我爸媽,我則是死命的推託,我實在很難想像我要用什麼介紹詞去介紹秀明,難道要說『媽、這是我男朋友瀧澤秀明,他對我很好體貼喔……』

天哪,我怕我爸跟我媽會心臟病。

「今井翼,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我沒有耳聾,還聽得出來秀明聲音裡的怒火越燒越大,我頓時覺得煩燥,瀧澤秀明,你很生氣、我也很煩!「有啊,我不就在跟你說話嗎?!」

「翼,你最近真的怪怪的,難道你有什麼事不能對我講的嗎?」

瀧澤的聲音突然一軟,我怔忡的,滿滿的歉疚剎那間塞滿胸口。我知道我一直都是這麼任性,任意的揮霍著秀明對我的好,但是我自己又給了秀明什麼呢……在秀明面前我從來不肯讓步,每一次吵嘴到最後都是秀明對我低聲下氣的,在這之前我都不知道,原來我是個脾氣這麼驕的人呢。暗暗嘆口氣,搞不好真的是物極必反。以前暗戀著秀明的時候是這麼的卑微,現在好像要一次討回來似的,囂張跋扈到一個極致。秀明還受得了這樣的我嗎?他會不會哪一天也感到厭倦?

如果真的到了那個時候,我又該如何自處呢?

「秀明……我、我沒事啦,只是最近有點煩,你別擔心。」

電話另一頭沉默了一會兒,我聽見秀明窒澀的聲音:

「翼……你是不是,聽到了什麼流言?」

轟。

我矍然一驚,腦中霎時一片空白。秀明知道,他清楚的很。這就表示,那些流言蜚語早已經傳遍了他世界中的任何一個角落,而我卻什麼也不知道,只顧著跟他耍脾氣。我啞著,這樣的我,還有資格繼續做他的戀人嗎?

潛藏在我骨子裡的自卑深深刺痛了我,我知道這對誰也不公平,但是,我想放棄了。
雖然,我好捨不得……

「喂──瀧澤,你有沒有聽見我在叫你?」

話筒裡闖進了另一個不屬於秀明的聲音,那是一把甜美的女聲。冷汗爭先恐後的從我肌膚裡竄出,我握著攜帶的手不自覺的垂下,我聽不見秀明焦急的呼喚。

那是本川同學的聲音。

*

我沒有繼續我的畢業旅行,第二天我就收拾行李返家了。裕貴蹲在我的床邊,我則用棉被把自己捆得緊緊的,沉默的在暗中落淚。我不想哭,也不應該哭,可是我就是忍不住。

我又夢到了那個夢。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如同往常一般,他走在我的右手旁。但此時的我們卻異常的沉默,有一塊大石頭重重的壓在我心口,我感覺我隨時都會落下淚來。走到我們平時分手的那個路口,他停了下來,我站在他前面,背對著他。我知道他要說什麼,但我不想聽不想聽不想聽不想聽不想聽……

「對不起。」他對我說,我看不見他的表情。

我不能抑止的哭了起來,他輕輕的從後面將我抱住,我只能感受到他深深的歉意。但是,我不要啊,我不要他說對不起,我只想要他愛我……

那夢中的主角,一直都是秀明。

我終究沒有睡去。

我始終活在沒有他的恐懼裡。

我知道秀明是不會對我說對不起的,也許真正要說對不起的,是我。

是我的膽怯和懦弱,一次又一次的推開秀明。可是我還能怎麼做呢?多年前那個愚蠢又堅定的信念又回來了:秀明要跟世界上最好的人在一起,而那個人,不會是我。

「叩叩叩!」

敲門聲響起,我把頭埋得更深。我聽見裕貴起身的聲音,也聽見房門打開的聲音,更聽見腳步急促的聲音。

「翼!」

可是我多麼不想啊,不想聽見秀明的聲音。

我仍舊縮在被窩裡,不想回應。

「翼,我們談一談好不好?」

秀明的聲音很近,然而我就是不願意面對他。就在我和秀明僵持不下的時候,突然一股力量強硬的把我棉被掀開、踉蹌地將我拉起:「翼,你需要跟瀧澤好好地的談一談。」
是裕貴……我有些委屈的睨著裕貴,雙眼紅通通的。秀明感激的看了裕貴一眼,裕貴是聳聳肩,向我們擺擺手:「我回房去了。」

我坐起來,秀明的眼睛裡有著急切,更有解釋。

「翼,我知道最近有些流言,但是你相信我,那不會對我造成影響,我還是我、你還是你,我們不會怎麼樣的。」

我搖搖頭,此刻的秀明就像一團火似的,我失措地推開他的手,像是被燃燒到的樣子。「你不會有影響,對我來說很有影響。」

秀明瞬間噤聲,他睜大了眼,大概是不能想像我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早在我們決定交往的那時候我就說過了,你是男生,我也是男生,兩個男生在一起,真的很怪。也許你不在乎別人怎麼看、怎麼想,可是我在乎。跟你在一起,我真的很開心,這是我人生最快樂的一段時光;可是就這樣吧,知道你曾經喜歡過我、我們兩個曾經有在一起過,我已經很滿足了。」我抬起一雙悽愴的眼,蒼涼的笑笑:

「我們分手吧。」

秀明仍舊瞪著我,他的面容冰冷、沮喪、困惑,還有絕望。秀明臉上那種絕望,震撼了我,我第一次知道,原來絕望可以使週遭的生機頓成死灰。我不敢再看著秀明,我怕我會哭出來。過了好半晌,秀明才啞啞的開口:

「所以,你要放棄了?」

我撇過頭去,為的是不讓自己哭出聲。

「……你知不知道,我一直追著你、看著你,並不是為了這一刻。」

瀧澤秀明站起身,搖搖晃晃的往後退。

「原來你,根本沒喜歡過我。」

「誰說我不喜歡你?!」

我跳起來,用著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凶狠:「如果我不喜歡你,要什麼要接受你的追求?!你知不知道我其實喜歡你好久了,從以前就一直喜歡著你!」

「那為什麼要放棄?」秀明滿是受傷的神色,「我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靠近了你……我也一直以為你也是對我有感覺的,可是為什麼這樣就要放棄了……這麼一來,我的努力到底是為了什麼……」

我第一次,看見秀明臉上落下眼淚,

「我一直害怕失去你,現在我才知道,原來我根本沒有擁有過你。」

在我眼前的秀明朦朦朧朧的,滿滿的水波在蕩漾,彷彿下一秒秀明就會融化似的。秀明的身影愈來愈小、愈來愈模糊,瞬間,他的身影真的開始融化——一滴、兩滴,秀明融化成水珠,滑下我的臉頰。

「可是請你記住,我不只喜歡你,我更愛你。」

秀明終於消失在門的另一端,我悲切的蹲下身,不可抑止的大哭起來。須臾一陣沉重的腳步向我緩緩走近,我急忙抬頭看,卻又失望了。是裕貴。帶著極其嚴肅的表情,並且帶著刺人的目光。那既沒有敵意,又不帶半點親近感。

「今井翼,你這次太過分了。」

我摀著嘴,裕貴的指控仍舊是銳利的:

「連我都看得出來,瀧澤對你的感情有多深。可是你卻完全不顧及他的想法,就算你的出發點是為了瀧澤好,你卻不知道,你這麼做對瀧澤的傷害有多大。你知道為什麼我很不爽瀧澤嗎?那是因為我從來沒有看過有一個人的感情可以這麼赤裸裸又毫無保留,而且是為了一個男孩。我很羨慕瀧澤,也很欽佩他,因為他做到了我做不到的事。」

裕貴呼了一口氣,我從來沒看過他這麼正經的臉孔。

「今井翼,我跟你做了一輩子的兄弟,我第一次對你這麼失望。」

我再也無法說話,面對情人的離去、好友的指責,我繼續蹲在地上,將頭深深埋進雙股間,崩潰了。



(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08/07/21(月) 21:59:35|
  2. J家小說區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Shock流翅膀 | ホーム | 實在是很酷的一件事>>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hinkthink1225.blog12.fc2.com/tb.php/581-30bd406e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