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い私だから

個人妄想有 日常點滴有 J禁BL也有 敬請慎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novel] 陪我回家(10 完)


坐在月台的椅子上,我茫然的看著眼前的景物,不時悲傷的情緒湧上心頭,我只有努力的抑制住淚水,不想讓其他的旅客看笑話。對我來說,我在昨夜一次失去了兩個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一個是我的死黨,一個是我的愛人。承受不了這種打擊的我隔天一大清早就匆匆買了回鄉的車票,我需要好好找個地方療傷。在等待電車的時間裡,我哀切的想,也許以後都見不到他們了。

尤其是秀明啊。

「你好,請問這裡有人坐嗎?」

我抬頭,一張笑吟吟的臉印入眼簾,我張大了嘴,不敢置信的注視著眼前的人。我的天,居然是本川同學。

我的嘴開開合合就是出不了聲,本川同學倒也見怪不怪的,逕自在我身旁坐下,模樣頗怡然自得。我的心頓時七上八下的,不會吧、不會吧,這麼快就要來宣示主權了嗎?我才剛失戀,我還沒有準備好,我沒有辦法祝福她和秀明!

「今井同學,你是要回家鄉嗎?」

我頓了一頓,不是很想回話。

「詳細的情形,我都聽瀧澤同學說了。」本川同學看向我,她的雙眸恍如平靜的湖面,「你知道嗎?瀧澤要我好好照顧你。」

我驀然一驚,不對吧?本川要好好照顧的人應該是秀明才對,怎麼會扯到我身上來?

「呵……我就知道你誤會了。」

本川清秀的臉龐洋溢著一股柔順和潔淨之美,略帶興奮的笑著。「不過我很抱歉我始終沒有對你說清楚,才會造成你跟瀧澤之間的誤會。我真的真的很抱歉。」

「不……沒這回事……」

我訥訥的應著,她究竟是來做什麼的?

「你一定以為我喜歡瀧澤吧。」

本川仍是呵呵的笑著,我的背脊卻一陣發涼,難道不是我想像中的那回事?

「我跟瀧澤呢,的確是有著某種特殊的革命情感,不過我們會建立這樣的交情,卻是因為你。」

我越聽是越糊塗了,她到底在說什麼?

「今井同學,你一定不知道,我喜歡的不是瀧澤,而是你。」

本川同學的話語是一聲巨雷,劈碎了我長久以來愚蠢的假設和推拖,我又再度張大了嘴,久久說不出話來。汗水驟然涔涔而下,我能感覺自己兩頰發燙,在這種突如其來的情況下被告白,我還真有些不知所措。

噢……本川知華同學,妳在跟我開玩笑嗎?

「我的意思是說,我高中的時候曾經喜歡過你。」本川的聲調顯得輕快,「所以當我發現瀧澤總是跟我望著同一方向的時候,我很驚訝,也很不甘心。因為我知道你看著瀧澤的眼神總是有不同的溫度,那不是我可以介入或掠奪的。」

所以……?

「所以我跟瀧澤成了共享秘密的好友,我跟瀧澤總是談論著你的一切呢。你都不知道,當瀧澤說起你的時候,他笑容裡的璀璨好比美艷的極光,眩目的直叫人睜不開眼;我也就更心甘情願的當起他的軍師,不知不覺中卻與他越走越近,引起許多人誤會;你高三那一年和瀧澤絕交,一定是以為我跟瀧澤在一起吧?」

本川同學依舊微笑著,一列電車疾駛而過,我的髮絲隨風飄揚,淚珠也散落半空中。啊,怎麼會是這樣的呢?

「我是不知道這一次你跟瀧澤之間的誤會有沒有因為我的關係,但是如果有,那我要告訴你,你可真的誤會大了。」本川同學拍拍我的肩頭:「我現在可是一個有男朋友的人,你這樣我會很困擾的。雖然不可否認,我男朋友長得還真的滿像你。」

我哽咽的,望著天空濛濛的天光,眼前的一切逐漸模糊起來,只有耳邊的聲音仍清晰──
「你一定不知道的,其實瀧澤喜歡你好久了,他從高中一開始,就喜歡你了。」

*

瑟縮在老家的房間角落,從早上眼淚就沒停過的我,哭到現在早就已經哭得雙眼紅腫,我都懷疑再這麼哭下去我的眼睛會瞎了。可是我就是止不住,我沒有辦法控制我的眼淚,我無法抑止我內心的悲傷。

我是多麼壞的一個人,讓秀明一個人孤孤單單地走過這些年,我卻什麼也不知道,一個人躲在封閉的殼中自哀自憐。

我對秀明,真的很愧疚。

早上本川同學並沒有再跟我多說什麼,揮著手目送我坐上電車;那一刻我只想逃得遠遠的,我實在沒那個臉再去見秀明了。

雖然我好想立刻奔到他的身邊,鑽進他的懷中,大聲跟他說對不起。

可是我沒有勇氣……

在我這樣傷害秀明過後,我怎麼能涎著臉,要秀明原諒我呢?

所以我只能哭呀,外頭的天氣也是糟糕透頂,從我回到老家之後雨就一直下個不停,忍不住,我都要埋怨起雨天了。總覺得所有的壞事都是在雨天發生的,為什麼我們的愛情就不能晴朗一點呢?如果我可以再坦率一點、如果我可以對自己再有信心一點,就不會造就現在這種局面了……

望著窗外,大雨仍未止歇,如浪潮般湧來的雨水,就好像多年前的那一個夜。那時候我以為再也不會跟秀明有任何關係,於是我哭得絕望、淒涼,這一次也一樣。秀明不會再出現在我生命中了,我對他說了這麼殘忍的話,一定徹底傷了他的心吧。

我好想跟他說對不起……

「叮咚!」

恍惚之中門鈴聲響起,我揉揉眼睛、吸吸鼻子,早上回家的時候才發現家裡一個人都不在,爸爸平常要上班,不在我可以理解;姐姐早就嫁人了,當然也不可能出現在家裡;至於媽媽……那麼現在應該就是媽媽回來了吧……整理一下情緒,我媽要是一回家就看到自己兒子哭得跟豬頭一樣不嚇死才怪。開了門,我不自覺雙唇微張,眼淚又啪搭啪搭地掉了下來。

嘩啦……

雨還是下得好大好大,甚至要模糊掉我的視線;可有個人的面容是如此清晰,兩道眉深深皺起,一向堅毅的臉龐更加嚴峻,然而明明他笑起來的時候,是那麼的溫柔、和煦,就像太陽一樣……

忽然我的手被人用力抓起,我便踉踉蹌蹌地被帶出自個兒家門;我傻傻地望著眼前的背影,眼淚流得更兇了。

是秀明。

有些跌跌撞撞的,秀明走得好快好快。一路上我都不敢出聲,好怕這其實只是一場夢,一但我出聲了,這個夢就會碎。秀明把我的手抓得很緊,我卻不感覺到痛。他……到現在,依舊是那麼溫柔。

好不容易等秀明停下腳步,我定睛一看,是以前我們就讀過的那所高中。我不明所以的望向秀明,秀明只是很快的瞟了我一眼,旋即低下頭,聲音暗啞:

「我想有些事,我還是要跟你說清楚才行。」

我也低下頭,眼淚落入雨水中。

「我只是想說,從以前到現在,甚至未來,我都一樣喜歡你,絕不會改變。」秀明深吸一口氣,緩緩道:

「本川應該跟你講了吧?我從高中就喜歡你的事。你一定不曉得,從高中開學典禮的那一天,我就喜歡上你了。」

秀明不好意思的搔搔頭,而我的眼淚也停了。「那一天你遲到了,在眾目睽睽之下衝進會場;我知道這很沒有道理,可是你那時候慌慌張張的樣子,很可愛。」

儘管我雙眼哭得酸澀,我還是睜大了眼睛。開學典禮那天我遲到的事情我還記得很清楚,我當時候還絕望的以為,我以後的高中生涯一定沒希望了,才第一天就出這麼大的糗;可是、可是,瀧澤秀明你的頭殼是不是燒壞了,這樣的我還可愛?

「其實你真的很可愛,」秀明居然不好意思了起來:「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

不,不可能啊,活了二十幾年,我從來就不覺得自己可愛過。

「發現自己會對一個男孩子動心,我一剛開始也很難接受。」秀明看著我的眼神,恢復了以往的溫度,甚至更加熾熱:

「但是我無法自拔了,所以我讓自己成為學校裡的幹部,為的就是有一天你能看見我。我曾經想,我們就算不認識也無所謂,我只要能夠一直看著你,那也就足夠了。可是那一天,我發現因為沒帶傘而在校門口躲雨的你,看起來很孤單、很無助,我第一次,有想要擁抱一個人的衝動。我也不知道我哪來的勇氣,竟然上前跟你搭訕……」

秀明的嘴角輕輕的勾起,像是緬懷什麼一樣:「直到現在我仍然認為,那是我有生以來做得最正確的一次決定。」

我早就已經泣不成聲了,原來、原來是這樣。這個人真的是,怎麼不早一點告訴我!

「你怎麼不早一點說?!這樣我們早就可以在一起了啊……」

我忽然任性起來,癟著嘴,用力的把眼淚抹掉:「我一直以為……我一直以為……都只是我在單相思而已,我也是從高中就喜歡你了呀!從你第一次為我撐傘、問我要不要一起回家開始,我就喜歡你了……」

秀明整個人傻住了,過了好久,他才反應過來,眼眶蒙上一層薄薄的霧。

「有什麼辦法,我怕你不能接受我呀……」

「傻瓜。」我瞅著他,我們都是傻瓜。我們都用同一種理由在逃避戀慕彼此的心情,卻從來沒有想過,原來愛情早就命運的起點就等著我們了。

「唉,真應該早一點跟你說清楚,我們也就不用失聯這麼多年。」秀明臉上浮現一陣暗紅,「高三那一年,你突然跟我絕交,我真的很傷心。」

「因為我以為你跟本川同學在一起啊!」說到這我倒是理直氣壯起來,都是他們那麼要好害我誤會的啦!

「那是因為她是我唯一能商量的人嘛。我可以跟你發誓,我們真的只是朋友而已。你現在應該也知道了,當年她喜歡的是你。她也是開學典禮當天覺得你很可愛的人之一。」

說著說著秀明蹙起眉頭:「我也很不爽你跟小原啊,哪有人做兄弟做到跟保母一樣,在打探你的消息的時候,我還以為你跟他在一起咧。」

「你放心好了啦,我不是他的菜。」我呶呶嘴,和秀明四目相交的同時竟然感到不好意思了起來。抿著唇,我垂下眼睫:「對不起……是我太任性了。明明好不容易才跟你在一起的,我卻這麼任性……對不起。」

「……我也不好,早跟你說清楚,不就沒這麼多事了。」

秀明慢慢地向我靠近,並且輕柔的,將我擁入懷中。「我們,不要分手吧。我還想要跟你在一起,一輩子。」

我緊緊揪住秀明的的衣袖,原本滂沱的大雨逐漸止歇,我能感覺我的四周一切都明亮起來。啊,瀧澤秀明啊,你果然是我的太陽。我將臉深深埋進秀明的胸膛,貪戀地汲取他的體溫、他的氣味。好的,我們不要分手,我也想跟你在一起,一輩子。

「欸,瀧澤秀明……」

「嗯?」

我深吸一口氣,晶亮的眼瞳看住秀明,我的心怦怦地跳著,我柔柔的向他送上一個吻。我不會再逃避了,從今以後。

「喂……秀明。」

「……啥」

「陪我回家。」

我燦笑著。

陪我回家。

*

我在暗中嘶著嗓子哭著,大雨掩蓋了我的視線。朦朧中我彷彿看見了你的身影,你在那裡,不動不說話,而我哭喊著──

陪我回家,陪我回家。



「赫!」

驀然驚醒,剛才的夢嚇得我出了一身冷汗。秀明才剛刷完牙、正拿著毛巾走進來呢,看到我的反應也嚇了一跳:「翼?怎麼啦?」

「沒,作惡夢。」

秀明嘿的一聲跳上床把我攬進懷中,和他交換一個眼神,一切便盡在不言中。

「我不會再讓你孤單一個人,也不會再讓你哭。」

「我知道、我知道。」

秀明的襯衫半開,露出結實的胸膛。昨天回到家中,在氣氛使然下該做的、不該做的全都做過了,現在我累得腰桿都直不起來。依偎在秀明懷中,我不禁又沉沉睡去。這兩天夠我折騰的了,我要好好休息。秀明拿紅茶包敷在我眼睛上,據說這能夠紓緩眼睛紅腫,誰叫我這兩天哭得這麼兇。外頭的陽光是如此燦爛,路面上的積水映照著微微透射日光的白雲,實在很難想像,昨夜的雨下得這麼大。

門外傳來鑰匙轉動的聲音,我的思緒還在一片渾沌狀態,來不及思考;很快的,我就聽見媽媽大聲的吆喝:「翼?是你嗎?你回來了唷?」

我還什麼都來不及反應,秀明就離開床邊,替我開了房間的門:

「伯母您好。」

喔喔──我倒身用棉被蓋住自己的頭,一個陌生男子出現在自己兒子房中,還略嫌衣衫不整;而自己兒子卻死在一邊不想起來,怎麼看都覺得有鬼。啊、不對,我這叫作賊心虛……啊啊,不管了啦,就這樣向媽媽坦白也好,如果他們真不能接受……

那、那、那就再說吧。

「哎呀,是瀧澤啊?怎麼有空來?」

「我跟翼一起回來的。」

「這樣啊?既然來了就多住幾天吧,那孩子好半年都沒回來過一次,還以為他會連自己家門長什麼樣都不知道哩。」

……

咦──?!

我掀開棉被,顧不得紅腫的雙眼:「媽、秀明,你們認識啊?!」

「哎唷,我還當你睡死了呢,老媽回來也不起來迎接一下,還讓人家幫你應門,這是我教你的待客之道呀?」

「欸、先不要說這個,媽你怎麼會認識秀明?」

秀明嘿嘿地傻笑起來,回到我身旁湊近耳畔輕聲說:「我不是說過我有回老家打探過你消息嗎?我就是向伯母打聽消息的……」

啥?!

我不可思議的瞪著秀明,這小子給我說什麼天方夜譚?

「因為我跑得太勤了,所以伯母早就猜到了。」秀明有些尷尬的搔著臉,我卻真的很想一拳給他貓下去。

啊我怎麼都不知道!

「你還有多少事情瞞著我啊?!」

我惡狠狠地,秀明又開始給我嘻皮笑臉:「還有就是,我已經正式辭去學生會長的職務了,以後我有大把大把的時間可以陪你,你再也不用覺得不安了。」

「……你可不可以每次要做什麼都先跟我講一聲呀?」

我嘟囔著,有些許不,胸口卻漲滿了難以言喻的暖意。這傢伙,也太誇張了。既然什麼都預先設想周到了,卻什麼也沒告訴我,害我一個人低潮得要死……心裡想是這樣想,我的嘴角還是忍不住勾勒出一個微笑。

「夠了夠了,你們兩個要談情說愛也等我不在的時候吧?下來吃早餐吧,我剛從九州回來,帶了不少好料喔。」

「難怪昨天我回家一個人都不在!爸咧?」

「出差去啦。我也不知道你會突然跑回家啊,對了,你的眼睛怎麼會這麼腫?」

「呃……沒什麼沒什麼。」

我實在沒有辦法跟老媽說我那愚蠢的逃跑過程。秀明倒是始終都笑笑的,我真想知道他跟我媽到底多熟啊……

在老媽張羅早餐的過程,我忍不住低吁了一口氣:「我的天哪,我真不敢想像。」

「不敢想像什麼?」秀明悠悠的問。

「事情居然這麼簡單就解決了。你知道嗎,我本來就是怕我們的家人、朋友不能認同,我才想要跟你分手的。結果到頭來什麼事情也沒有,我真覺得我是白擔心了。」

「本來就是你太鑽牛角尖,我不是說過嗎?我們會一直很好的,你就是愛想太多。」

「那你現在就是在怪我的意思囉?」

我睨著秀明,儘管現在我眼睛還是很泡、瞪起人來也沒有殺傷力,但我不管啦,這個瀧澤秀明怎麼可以得了便宜還賣乖?

「呵呵──還是這樣的你最可愛。」秀明溫熱的臉頰貼在我的臉上,濕軟的呼吸吹拂過我的唇緣,害我忍不住又臉紅了。真是的,要是被老媽看到的話,我……

「我說你們兩個啊,雖然我不反對你們來往,但也沒必要一大早就像連體嬰一樣黏在一起吧?體諒體諒我這老媽子唄。」

吼,我就知道。

老媽「喀」地一聲放下碗盤,我紅著臉,催促秀明也趕快坐下。雖然我不管怎麼想,都覺得這個畫面太不可思議。我想我上輩子一定是燒了什麼好香,這輩子才會這麼好運吧。偷偷握住秀明的手,這雙手,我再也不要放開了。我跟秀明很有默契的對看一眼,又相視而笑。老媽好像早見怪不怪的,只是覷了我們一眼,又繼續低頭喝她的茶。這一刻,我充分的感受到被愛的情緒,以往的孤獨和傷痛,彷彿都是為了這一刻在做準備。我的胸口一直暖暖的,只要有秀明在身邊,我以後,不會再害怕下雨,也不會討厭雨天。

因為我知道雨過終究會天青,我的太陽,會永遠的等著我。

他會一直站在前方,陪我回家。



(完)

--------------------------------------------------

我的結局一向都很虛(蹲)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08/07/31(木) 22:57:43|
  2. J家小說區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可愛的傢伙 | ホーム | 如果是以踢踢為出發點的貧窮貴公子的話...>>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hinkthink1225.blog12.fc2.com/tb.php/585-41c15be2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