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い私だから

個人妄想有 日常點滴有 J禁BL也有 敬請慎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novel] 歡迎光臨‧戀愛遊戲(3)

我更新啦~
翼君,你是還沒睡醒嗎?

不,翼君,還是你已經死心要跟瀧澤來一場光明正大的戀愛了?

啊啊翼君,其實你也不用跟瀧澤一樣認真……

「誰說我要認真來著?」

翼冷冷的斜睨一眼,嘴上卻乖順的把早餐一口一口吃掉。唷,這早餐挺好吃的,哪裡買?「我是要瀧澤知難而退啊。」

「小子你瘋啦,你這是把你自己送到瀧澤嘴邊,這叫什知難而退?」

欸,你們不懂啦。

你才叫人搞不懂咧!

翼只是輕輕微笑一下就又回復到平常面無表情的模樣,無人知曉他在想什麼。村上跟櫻井也早就不管他了,他們還是在一旁喝茶嗑瓜子比較實在喔。
古人說得好,也許「自掘墳墓」就是這個道理。

***

歡樂的午餐時間。

翼一個人離開了座位,悠悠哉哉地晃上頂樓,準備去睡他的大頭覺。損友兄弟們這才有些明白翼的用意,平常翼是不吃午餐的,都是隨便一個麵包了事;並不是說翼對吃食不挑剔,但對美食有近似偏執情感的翼不喜歡學校的伙食,又懶得自己下廚做便當,寧可隨便吃些簡單的東西裹腹。所以說現在只要瀧澤送上的伙食翼不滿意,那自然而然瀧澤就會被三振出局……

當然,劇情會這樣走嗎?

怎麼可能!

心滿意足的眺望底下的風景,今井翼這會兒對自己真是滿意極了。呵呵呵,世界上像他一樣聰明(?)的恐怕沒幾個唷。

雖然這樣對無辜的瀧澤是很不好意思。

翼吁了一口氣,那個瀧澤秀明莫名其妙被牽扯進來,又莫名其妙被踢出去,不知道會不會生氣?唔……在被木劍劈死之前他一定要村上信五跟櫻井翔陪葬!

「不用擔心,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赫!

瀧澤沒聲沒響的突然出現在翼的身旁,把今井翼嚇了好大一跳:「瀧澤秀明!你什麼時候出現的!」

還有,你怎麼會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

很簡單啊,你平常都沒什麼表情,會那麼咬牙切齒不是在詛咒我就是在詛咒你的朋友們哪。
瀧澤依舊呵呵笑,驚魂未定的翼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才好。瀧澤還是一派地神態自若,將一個布包遞給了翼:「喏,你的午餐。」

啊?

今井翼呆呆地接過布包,他怎麼覺得這段對話跟場景有點熟……

「不是要我負責你的午餐嘛,午餐來啦。」

是、是這樣沒錯……

「那就對啦,不要囉嗦,吃吧。」

「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翼有些不滿的接過便當,呆了半晌,才突然醒悟過來──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今井翼先生,你反應也太慢了好嗎。

瀧澤好笑的看著翼,翼早就羞紅了臉,差點沒拿便當砸過去。瀧澤還是好脾氣的笑著,卻始終站在和翼不遠也不近的距離之外,沒再前進一步。

翼有些惱怒的瞪著瀧澤,他實在不是很明白瀧澤秀明腦袋在想什麼。他更不明白為什麼瀧澤總是很清楚自己的一舉一動,明明在兩天前就還是很陌生的兩個人,怎麼怎麼,瀧澤似乎是很熟稔他似的,恐怕他那些跟他深交多年的損友兄弟們都沒有瀧澤秀明來得知心。

這到底意味著什麼呢。

「噯,還不吃便當啊,那我自己做的喔。」

吃吃吃,等我吃完了再把你三振出局。

翼又瞪了瀧澤一眼,便毫不客氣的吃將起來……才吃下第一口,原本張牙舞爪的翼便沉默了,抬起迷徨的眼光,翼簡直不敢相信的:「這你做的?」

是呀。

怎麼可能!好吃到炸耶。

好說,你今天的早餐也是我做的呀。

……

翼開始覺得,老天爺讓他誤打誤撞被這個男人追到真是他前生修來的福氣……嗚!好好吃喔!他今井翼自從進了這所高中以來三餐從沒正常過,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天生就是挑食,可是現在便當要命的真是對了他的味跟胃呀!

「有沒有這麼誇張,瞧你眉開眼笑的。」瀧澤有些失笑的,現在的翼還真的是很可愛。

好吃啊,瀧澤這真的是你做的嗎?不會是你從外面買的吧?

我從哪裡買呀,這方圓十里除了我們學校餐廳福利社那裡還會有賣吃的你說?

那,瀧澤你真是天才耶。

翼帶笑的眼眸撞上瀧澤的雙瞳裡,瀧澤微微一愣,臉上不爭氣的泛起紅暈。誰叫那笑太璀璨,直教人會忍不住心跳加速。

真高興是由自己讓翼露出這樣的笑容。

「你喜歡就好。」

「真的很好吃耶。」

今井翼簡直就笑瞇了眼睛,那模樣說有多滿足就有多滿足,瀧澤也很滿意的樣子。翼有了食物就沒再搭理瀧澤,瀧澤也就靜靜的在旁邊待了好一會兒,才悠悠的開口:

「好啦,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你要去哪?

翼探出半個頭,嘴裡還咬著筷子,圓滾滾的大眼閃爍著晶光,那模樣說有多可愛就有多可愛。瀧澤掩不住嘴邊的笑意,唷,這傢伙竟然會在意他呢。

「我去劍道社,補早上的晨練。」

「你吃飯了嗎?」

「還沒呀,你臨時說要吃午餐,所以我把我的便當給你啦。」

呃。

翼有些尷尬的,雖然他是想讓瀧澤自己知難而退,但是當瀧澤因為他而委屈了自己的時候,他還是會覺得很不好意思……

尤其吃到這麼好吃的便當之後。

你不用在意啦,等等我還是去買個東西填填肚子,不會餓著的。

噢……

「你喜歡我做的便當嗎?」

「嗯!超美味的!不輸給外面賣的耶!」

「那我每天都做給你吃?」

「啊?真的嘛!!!」

翼的興奮之情溢於言表,這表情若是被櫻井像或是村上信五見著了,恐怕只會大喊著你是誰呀你不是今井翼吧你這外星人快把今井翼還來呀乖乖回你的冥王星去吧!

真可惜那兩人看不到啊。

「真的呀,你喜歡嘛。」

「嗯,那就這麼說定囉!」

翼都沒發現自己居然笑得這般燦爛,只為自己往後都有美食可以享用而感到高興;瀧澤雙手交疊,也跟著傻里傻氣的笑了。

為了你呀,我什麼也做得到。

很想很想就這麼一直看下去、很想很想把那個笑容永遠記在腦中,瀧澤手撫上胸口,感受著心臟的跳動。垂下眼簾瞄了一眼手錶,雖然很捨不得,但是再耗下去社長會殺人吧。「好了,我得要先走了。」

「對了……瀧澤,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

「嗯?」

翼放下飯盒,用前所未有認真的態度說道:

「你對我,是認真的嗎?」

瀧澤定睛,很仔細的注視著翼,看得翼都要不好意思起來;好不容易等瀧澤收起那炙人的眼光,翼才得到瀧澤的答覆:

「對你,我永遠都是認真的。」

嗚──哇──好肉麻呀──

瀧澤說完後倒是很瀟灑的走人,留下臉紅得發燙的翼獨自被中午猛烈的太陽烤得全身發燙;當然那個滿口情話的純情小哥也沒好到哪裡去,只不過是從頂樓下樓梯也可以踉踉蹌蹌跌跌撞撞就差點沒摔個狗吃屎真叫人懷疑他怎麼還有命可以走到劍道社。小小的愛之苗不經意的在兩人之間滋長,這時幾乎所有人都要拿起茶來輕嘆一聲:

這就是青春哪……

***

其實今井翼還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明明是要瀧澤知難而退,怎麼自己這麼容易就被收服了呢?而且是區區一個便當。

雖然那便當是真的好好吃好好吃。

可是瀧澤應該明明知道,他今井翼只不過是鬧著玩的,要是瀧澤再這樣對他好下去,他可能真的會招架不住……

嗯,跟瀧澤秀明那傢伙談戀愛應該不錯。

是呀,人帥個性又溫柔體貼,武功又高強,簡直是世紀代表新好男人哪。

而且出得廳堂下得廚房,這種男人要去哪裡找喔。

尤其這男人一看就知道很會賺錢,翼君你跟著他下半輩子就不用愁了唷。

……

「你們不要沒事就拿我跟瀧澤嗑牙看笑話行不?」

翼抽搐著嘴角,就是有你們這些惟恐天下不亂的人事情才會演變到這種地步啦!

「唉唷翼,我們是關心你耶。」

關心,關心個屁!

「翼君你也不要這樣,其實這樣也很好啊,你就這樣順水推舟下去,反正對你又沒什麼損失。」

村上信五把一片洋芋片往嘴裡送,手裡還不客氣的又開了一包零食。今井翼無奈的搖搖頭,他這些損友是當做來他宿舍房間開party嗎?還一人一袋乖乖,真是夠了。

「我是覺得這樣下去對瀧澤不好啦,好像是在利用他一樣……」

翼手托著腮,越想越覺得這樣不妙。本來就應該要跟瀧澤說清楚的,卻因為自己一時賭氣和好玩就這樣捉弄人家,實在是很不應該呀。

「那就去跟人家說清楚囉,否則一直耗下去也不是辦法吧。」

櫻井翔彈彈手指,從以前到現在他總算是說了一句人話。聳聳肩,櫻井翔也頗無奈的:「大家都知道瀧澤是個好人,一直這樣鬧你們也沒什麼意思,如果你真的覺得這樣不好,那就趁早去跟人家說清楚吧。」

翔君,其實你是害怕瀧澤的木劍吧。

……相葉雅紀,請不要在難得我很帥的時候吐槽我好嗎?!

「好吧,我這就去跟他說。」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奉公守法(咦)的好寶寶今井翼一向都將這奉為金科玉律,一雙修長的腳唰唰唰就直直走出房門外,把一干好友全晾在房間風化當石像,過了好一會兒才有人醒悟過來:

喂喂喂今井翼,你怎麼會這麼有了同性沒了人性有了愛情不要友情!

呃,這話是這麼說嗎……

***

信步走到了學校劍道社門口,翼的腳步卻愈趨緩慢。他總覺得,他好像是來錯時間點了。
他不應該在放學後劍道社的練習時間跑來。

櫻井翔你那什麼爛建議是想害他被劍劈死嗎──

今井翼突然感到膽怯,頭一扭差點就要轉身離去的當兒……

「碰!」

「啊──瀧澤秀明你是在看哪裡啦──」

「好好的一張桌子又被你毀了!」

「啊、抱歉抱歉,我會賠償的啦。」

瀧澤如清風般耳的嗓音飄進翼的耳朵,翼停頓了一下,偷偷拉開劍道社的大門,俗話說好心會殺死一隻貓,而今井翼這隻貓就實在很想知道那個看起來總是那麼溫柔的瀧澤秀明,使起劍來是不是真有傳言中的那麼可怕……

和煦如陽光的笑容恰如其分地掛在一張俊俏的臉龐上,那側面優美的弧度叫誰看了都要心跳加速;略薄的嘴唇還正笑著說好啦好啦別在意,現下這個名叫瀧澤秀明的男子就如平常出現在今井翼面前時候的形象一樣,溫暖燦爛。

……唔,這種男人好像不撿起來自己留著用還真的有點可惜。

「喂小子,你在這裡幹嘛?找誰?」

突地木門被「唰」一聲拉開,一個濃眉大眼的男孩正挑著眉,兩眼上上下下地打量著翼。翼一時楞住,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情景一下子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裡頭的瀧澤秀明發現了外頭的不對勁,好奇的探頭一看,卻看到了那個他想也想不到的意外訪客:

「翼?」

「嗨……」

翼有些尷尬的打招呼,瀧澤則帶著開心的笑顏上前,到翼的面前站定:「怎麼了?怎麼會到這裡來?」

「欸……」

今井翼聞言只能乾笑,他可以說他是來講清楚說明白還順便來分手的嗎?會被打死吧他看……

「奇怪,你們認識啊?」

濃眉男子左看看右看看,怎麼看怎麼覺得這兩人就是兜不上。瀧澤似乎知道男子的心思,只是淡淡的說:

「對啦,他是我朋友,今井翼。翼,這是我們社團的後輩,叫松本潤。」

「你好。」

翼也只是淡淡打個招呼,他沒有跟陌生人熟絡的習慣;倒是松本潤皺起了眉,好像在思索什麼:「翼……今井翼?好熟喔!我好像在那裡聽過耶?」

不可能吧,你在哪聽過啊你。

不不不,我真的覺得我在那裡聽過,咦──

翼微微偏過頭,怎麼辦,現在他更覺得他說不出口了,那他今天來又有什麼意義啊……

「算了你慢慢想。翼,你是來找我的嗎?」

欸,某種程度上算是。

好吧。松本潤,跟社長講一聲我先走了。

喔……等等,瀧澤秀明你又要翹掉練習囉?

什麼「又」,我只不過是提早結束罷了。

瀧澤笑笑的輕敲了兩下木劍,松本潤立刻噤聲;向翼和瀧澤揮揮手,便逃也似的奔入劍道社,好像多留一秒就會被砍殺斃命一樣。孤立無援的翼也就更尷尬了,啊啊,還是隨便找個藉口開溜吧。

「找我有什麼事嗎?」

瀧澤邁步往前,翼不由自主的跟上瀧澤的腳步,雖然他也不知道瀧澤要走去哪。

「本來是有事。」

本來?

嗯,不過我現在決定沒事了。

呵……

瀧澤輕笑出聲。翼,你真的很可愛。

「你這樣很像在取笑我。」

翼皺皺鼻子,略微不滿的斜睨著瀧澤;瀧澤見狀則趕緊賠個笑臉,就怕這個他好不容易拐帶出走的今井翅膀一氣之下掉頭就走,那他豈不是虧大了。「喏,翼,陪我去一趟超市吧。」

「超市?」

今井翼甚感意外,這個人真的是家庭煮夫嗎?沒事上超市幹嘛?

「你可以想想明天中午你要吃什麼。」

啊。

今井翼停住了腳步,略帶著迷惘的眼神,還有著內疚。「你真的,對我很好。」

「嗯?」

「總覺得這樣……」很不好的說。

「其實你也不必感到心虛或怎麼樣的……」瀧澤淺笑著,感覺有些傻氣。「我也知道你不是真的打算要跟我交往啦,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會突然跑來這八成也是想要跟我說個清楚吧?我也知道你有些事情是想讓我知難而退呀,但是呢,該怎麼講呢,我是不會這麼容易放棄的。」

夏日的夕陽餘暉,刺眼的照耀著空無一人的校園走廊上。微風輕拂,天空的浮雲飄蕩,今井翼低下頭,突然發覺黃昏的夕陽將他跟瀧澤的身影拖得好長好長。

真是糟糕了。

今井翼暗暗吁一口氣。

這樣的瀧澤真的迷人得很欠揍。

「你也可以當做這是一場遊戲……」

瀧澤的聲音悠悠盪盪,那語氣稀鬆平常得跟「今天晚上吃拉麵好嗎」一樣。

雖然我會很認真就是了。不過你可以不用認真啊,所以不用給自己太大壓力,只要你想停,你隨時可以喊停。

噢,瀧澤秀明,你有必要這麼委屈嗎。

翼瞪了瀧澤一眼,唰唰唰地往前走。

「翼?」

「不是要去超市嗎?再不去特賣品都要沒了啦!」

夕陽的餘暉仍舊刺眼,不過瀧澤依然看得很清楚,翼臉上的淡淡紅暈。



(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08/11/02(日) 20:58:06|
  2. J家小說區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Boss,你太殘忍了 | ホーム | 這是充滿愛的日子>>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thinkthink1225.blog12.fc2.com/tb.php/595-c8b594c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